24 紅色電動車

不知由哪兒傳來風聲,有一輛紅色電動車停在萬馳車行,馬京恩希望大家去看。我得此消息,馬上和先生前往。

週六上午,馬氏夫婦都不在,車行內外也不見顧客,只見一位穿灰色制服的華人郵差在電動車旁東繞西繞,似乎對紅車非常有興趣。

「請問,你知道馬京恩在哪裡嗎?」我問。

「不知道,」郵差敲敲引擎蓋,「裡面沒有引擎,只有一個電池,空空的,好像玩具喔。」郵差的口音一聽就知來自台灣。「我剛開過。」

「喔?」

「你們也可以開開看,鑰匙在君君那裡。」

「你對車行好像很熟悉。」

「我每天來送信啊,我也租了車,苦不堪言,電動車是最後希望了,希望他們能成功。」

我把車子前後打量,並和Tesla的電動車相比。在矽谷時髦的Santana Row購物區內,Tesla設了一間展示室。那車子真是漂亮,像放大的汽車瓷器玩具,滿眼盡是光滑柔和的線條,還可讓客戶選擇大紅、鮮黃、碧綠、寶藍等各種鮮艷顏色。Tesla的跑車是有錢人的最新頂級玩具,賣品味,賣階級身份,雖然已有不錯的訂單,但是離回本還早得很,矽谷人談起Tesla,一半敬畏,一半揶揄。

眼前所見,是給一般大眾用的電動車,很陽春,車身看起來也嫌薄弱。

我先生拿了鑰匙過來,我們上車。一踩油門,車子一下子滑出去,撞到什麼東西。

「腳感不太一樣,要調整一下。」我先生小心地駛出車行,我則打量車內裝備,塑膠皮座椅,伸腳空間有限,完全是基本型款。「你喜歡嗎?」我問。

「談不上喜歡,不過環保意識當前,有人會買,可是電池壽命還是不夠長,所以電動車何時能進入主流,還不知道呢!現在賣得最好的是Nissan Leaf,別的品牌很難和它對抗,這部紅車是哪一家的?」

我上下左右搜索,「不知道,沒看到什麼和品牌有關的字或標記。」

「沒品牌?嗯… 奇怪…」

車子在國王大道附近轉了十五分鐘,又回到車行,此時馬京恩正在和郵差說什麼,可看出郵差表情急切,他看到我先生,就把郵差撂下走過來。兩個理工男,應該比較有話可聊。

「你覺得這車怎麼樣?」馬京恩問。

「不錯啊!只是腳感滑溜,穩定感不夠,等我習慣就好了。你們以後要代理?」

「我們還要找別人代理呢,這是我們的車。」

我又呆了,等我眼睛能稍微閤閉時,我想起一個月前陳瑞亞所提到的投資和永動機。

「怎麼說?」我先生很有興趣。

「我們在研發電動車,這車是我們自己做的。」

「哇噻!這個熱門啊!」我先生並不明白我所了解的情況,再說,矽谷理工男不管以什麼話題開頭,三分鐘後一定轉到科技創業這一塊,有誰勇敢出征,都會得到讚賞。夢想還越大越好,等到有一天成功了,就可以得意地對後輩說:「當年我開始時,每一個人都說我瘋了。」

他沒瘋嗎?小小汽車銷售商和汽車製造業的關係,和馬和馬鈴薯的關係一樣遙遠。他的錢哪裡來,已經很清楚。沒錯,矽谷人在評論誰誰誰又拿到資金時,也會開玩笑地說:「又騙到錢了」。夢想大到出格,幾千萬幾千萬地燒光,也可以說「騙」。若他真的要以創業致富,可以直接到創投業宣揚大計劃,也不必那麼草根性的一一辛苦設局啊!其實,他的下一步我已替他想好了,不如把所有受害者列為電動車股東,依受害金額發放股權,負負又得正了。

「現在電動車前景太好了,」馬京恩說:「兩年前,特斯拉推出電動跑車roadster,馬上全球轟動,訂單成百上千的來,歐巴馬政府給了特斯拉 465萬美元的貸款,每買一部車還有7500元的聯邦稅務優惠,我算了一下,一部車只要賣1萬2千就有得賺。政府的車輛也紛改用電動車,在矽谷繁華市區,電動車停車還不要錢呢!還有,股神巴菲特投資了中國的汽車電池製造公司比亞迪,中國政府也加持,我看,這電動車是要起來了,而且是大起。」

我想起車行慶祝喬遷的那一天,特斯拉的紅色Roadster出現在車行,引起賓客騷動。

「這跟你們又有什麼關係?」我忍不住插口。我先生踩我一腳,要馬京恩繼續說。

「矽谷就是這樣,機會不等人,汽車的技術等了一百年,才等到現在的典範轉移。傳統汽車早被大廠牌把持,我們怎麼有機會?可是電動車不一樣,小蝦米也有大博的機會。中國是全球最大市場,很多人在做,在投資,我們在中國有很多人脈。」

「我不覺得中國的電動車技術能和美國技術相比。」我先生說。

「沒錯,你是專家,所以我們要在美國組裝。流程是這樣的,中國那裡做半組裝,我們這裡做後組裝,以美國車身份賣回中國,中國人相信美國技術及美國車的審核標準,那就比中國車有優勢。以前半導體、個人電腦、網際網路幾個大時代我都錯過了,現在機會來了,我又在汽車業那麼久,該輪到我了!」

「輪到我也不會輪到你!」我快發狂了。「你有什麼能力做汽車?你已經欠那麼多錢,你拿什麼投資?」

「這你沒搞懂,是次序的問題,就是因為投資,才欠錢啊!」

「那你要投資到什麼時候?總不能一直騙錢,一直投資吧!」

「投資的錢,已經放在那裡了,不能動。投資也不能停,二期、三期要不斷放錢,一停,前功盡棄,這個道理,矽谷人人都懂。」

「如果你要受害人贊助你投資,好歹也說一聲吧!」我漸漸沒了力氣。

「那你要怎麼還我們的錢?」我先生開始明白其中問題。

「我們有錢當然還,沒錢怎麼還?」

「把投資股份賣掉,就有錢了。」

「我們現在把股份賣掉,賠得更多,車子一定要做出來,才能吸引買家給高價。到時候,我們所有的債務一次還清!」

「你們根本也賣不掉,你們名聲那麼壞!」我又嚷嚷了。

「等我們把車做出來就好了,買主也不會管我們名聲好還是壞,只要他們覺得能賺錢就好了。」

「怎麼聽起來像另一個騙局,天啊!」我摀住臉。

「汽車業投資很大,你們有合夥人?」我先生問。

「當然有,有美國人,是福特退休經理,他去找了Fiat舊廠,用Fiat的車身生產線,還有大陸那邊的人,他們的電池技術比美國先進。」

講到電池,我問他:「永動機的事你知道嗎?」

「我知道。」

「你相信嗎?」

「科學上難以置信,不過,在神的世界裡,什麼都有可能。瑞亞經歷了很多神蹟。」

「那位台灣工程師,說發明了永動機,還要8千萬,你沒有和他合作吧!」

「沒有,來不及,瑞亞那麼說,我就聽她說,事情會怎麼發生,神會告訴我,人不用判斷,也不能判斷。」

「你投資的事,瑞亞從頭到尾都知情?」我問。

「當然,她怎麼會不知道?她還很支持。經常利用公差四處找投資人。」

「你們有公司嗎?」我先生問。

「當然有。」

「在哪裡?」

「在外州。」

「公司叫什麼名字?」

馬京恩沒說話。

「這部紅車,什麼時候可以量產?」我先生問。

「你知道,美國的碰撞試驗是最難通過的,我們的車在中國碰撞試驗全過了,可是在美國還沒有過。」

「那怎麼辦?」

「只有繼續做碰撞試驗,修改我們的車子,每次找專家顧問幫我們修改車子,都要20來萬。下個月我們還要做一次。我們的車子在280公路上不知跑了多少回!」

碰!碰!碰!20萬,40萬、60萬… 一梱梱綠色鈔票在我腦中衝出一團團火焰,爆聲震耳。難怪馬京恩無法再好好做一筆生意,他必須趕上「碰!碰!碰!」的進度。

「就算車子最後通過,你們要在哪裡組裝?借個廠?」

「就在這裡啊!」馬京恩斜過身子讓我們看到車行全景。「我們賣車哪裡需要這麼大的地方?我參觀過Tesla,組裝廠其實也不大,而且我們只做後組裝,這個場地剛好。」

「原來…」我說不下去了,努力在回憶中抓取相關字彙和場景,以解讀眼前的大驚奇、大荒謬。原來當他已負債累累卻仍喬遷開張企業改造「萬馳2.0」時,他並沒有全瘋,只是半瘋,「清醒」的另一半在說:「電動車創業必成,萬馳才能翻身」。牧師的自生電源說,車行四周電動車在跑的異象說,乃至後來的永動機疑雲,半靈半俗,半真半假地混入他們的致富野心中互為因果,總之,他們奮不顧身跳進去,至於後果,神自有安排。夫妻在宗教修習中,已融合為一,人的作為在祈禱中完全無關重要,兩人眼睛只看到配偶在敬神中的模樣,解釋成聖潔,因此,他們和諧喜樂。

然而,車行尚無組裝一輛車,已成功變成詭計育成中心,顧客相信漂亮氣派的大車行代表實力,基督徒老板代表值得信賴,發財野心和欺騙手段彼此滋養,使馬京恩欲罷不能。

「所以…」我講出來會恨我自己,但還是想,也許在這最後一分鐘,仍能點醒他。「你們一錯再錯,先挖一個小窟窿,把受害人埋進去,再挖一個大窟窿,把自己也埋進去。處心積慮的騙局,結果卻是如此不堪。」

「所以說我們從來沒有騙,只是周轉不過來,或許我的商業模式,還不是很完善。」

我用力踢紅色電動車車胎,低低咀咒了幾句。

One thought on “24 紅色電動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