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達人7: 如果能賺$5000, 為何只賺$500?

馬京恩長得瘦挺,白白淨淨一派斯文,若穿上小背心和西裝,你會說他是一個體面的男人。他經常出席瑞亞的各式社交活動,安靜地扮演護花使者,跟在太太後面微笑、握手、點頭。在家庭聚會中,他也僅是禮貌地為客人倒酒、低聲寒暄,聽任太太所有安排。我一直都不了解他,但是對他印象很不錯,歸類於「典型工程師」,即做人做事低調,不擅言詞,對太太、家庭忠實,對和「電」有關的硬體、軟體,都有莫名的狂熱,對創業,有一定的夢想。 這是我第一次聽馬京恩說那麼多話,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在馬家的主導地位。他說,他們在94, 95年間遇到一名加拿大華人,他問馬,你們可以找到一百輛車子運到中國嗎?他當時一笑置之,覺得怎麼可能?然而一試之下,居然成了,兩部、三部、二十部,五十部越運越多。「賺錢賺到手抽筋,真是一點不假,如果你們有興趣,我可以教你們做,」他笑道。然後他講到現在買不到車,需要大家幫忙等事。他講著講著,忽然,我覺得他有一個字用錯了。 「是租還是買?」我問。 「是租,租和買對你們差不多,可是對我們差很多,想想看,租車時不必交營業稅,以加州稅率來看,一部車可以省五千,如果能賺五千,為什麼只賺五百?」 我們一聽能替好朋友多賺五千元,助人的熱情已漲到胸口。再說,付了那麼多年的稅,誰不喜歡聽到「不付稅」這三個字?   「給政府賺,不如自己賺!哈哈!」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氣氛熱烈。 「那營業稅總是要交啊?什麼時候交?」婉明問。 「還車那一天,我們會在拿到車後三個月後付清,拿到所有權狀後就把車賣至大陸,到時你們一點責任都沒有,這樣做,五百元,謝謝大家,謝謝!」   他扶扶眼鏡,一彎腰,看他和太太如此合作無間,基於愛屋及烏的心情,我幾乎要給他鼓掌了。 「我們要買什麼車?」婉明問。  「Benz GL 550,」我大聲說,好像消息如此靈通,我該驕傲似的。 「對的,這款車太費油,美國人不喜歡,可是中國客人很喜歡,這款車在美國賣不掉,所以很好找。」 男人講到名車都很興奮,婉明的先生小趙馬上和我們討論奔馳種種,不到半小時,大家無異議要幫這個忙,甚至還在他們的親朋之間提了幾個可以一起加入的人選。小趙說第二天就去Smythe European找車,「我還可以殺價。」   「其實我以前租過車,」青青說,「那過程讓我不舒服耶!銷售員態度不友善,一直問我做什麼工作,收入多少,有沒有房貸、車貸,好像很不放心,害我很緊張。」 馬京恩笑道:「那是銷售員必須要問的問題,若你不想答,不答就是了,不要擔心。租車對車行來說很賺錢,他們巴不得把車租給你。」 在笑聲中,馬京恩告知各車行地址,大家擬定計劃,分頭進行。走出車行時,大夥像剛領到一個光榮的任務,在星月微微的照耀下,顯得精神抖擻。 第二天我和先生交出信用卡,完成任務,租約如下: 車款 Benz GL550, 2009,黑色 總價 $70907.82 簽約金 $3000 月租金 (銀行貸款) $1771.39 租期 39個月 租期滿若要買回此車再付 $39421.25+稅 我們把車開回家,我先生在車內待了一晚,七人座多功能車,皮是真皮,木是真木,值得還在開1994 Volvo 240 的男人頂禮膜拜吧! 第二天,我把車子開到車行,把租約交給馬京恩,他當場拿出一份DMV淡橘色的262轉讓文件,我看也沒看就簽了,他開了一張$3000支票給我,支付我先前所代付的簽約金。我跟他說:「銀行貸款要準時付喔!」他大笑。我做完好事,就高高興興回家了。 三天後,我又租了一輛同款奔馳,兩個禮拜後,我和婉明、青青總共替他們租了五部車子,除了奔馳還有BMW,豐田等,每次租好車子,我們都互報喜訊。兩個月後,五部車有三部車還清,他們賣出車子,賺到錢。我們覺得可行,同喜,又加碼租了四部車。 直到青青有一天問我,怎麼我們租車那麼容易啊,什麼資料也不查,就直接簽字。我這才想到,我一週前替他們租車,我連車行都沒有去,馬京恩叫我去簽字我就簽字了,當然做夢也沒有想到,兩個月後,我們連簽名都沒有簽,名下又多了兩部車。 (後見之明:1. 租車合約中有一條:租車貸款不付清是不能換主人的,換句話說,我們租了車馬上把車轉讓給車行根本就站不住腳,更遑論後來那一堆蠢事了。2. 馬曾異想天開,以「我的車不是賣給最終使用者」為由,要求加州退稅,被州稅務局打回票,理由很簡單,馬要人頭當車主,退稅還給他?設騙局假設都張冠李戴,怎會不一團糟?)

祈禱達人6

2008年10月。 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這一天。 多年來,到萬馳車行後面的活動房間讀書、休息、用電腦,喝茶已成為我生活中美好的一部份。透過瑞亞頻繁的社交活動,我得以探知社區的脈動,那麼即使我待在家中,社區中誰誰誰需要幫助,誰誰誰慷慨解囊之類的事,我大體是知道的,這對我的寫作很加分。如果她太忙,有一段時間沒找我,我會想念她,所以當我接到她的電話,要我多找幾個朋友同聚,我立即行動,約了三人,恨不得插翅就到。 陳瑞亞身材、臉孔並不美,但是她從來不因這點而少打扮,這無疑也是某種自信的發揮,而在這個事事都講求「自信就是力量」的時代,這顯然也很值得稱道,再加上她做人一向活潑周到大方,使這張臉成為社區中一道不錯的風景。她注重美食,是去餐廳都找主廚出來見面的那種,到了廣東館子,只選生猛海鮮。即使她買的外賣便當,也特別好吃。 我先到了,她給我沏上一杯清茶,娓娓道來: 「朋友之中,我和你最貼心了,他們其實都不太知道我這幾年在做什麼,可是我一說你就明白。我們賣車子到大陸其實已經很久了,以前很好做,現在競爭越來越多,我也不瞞你,我們需要朋友的幫助,過程很短,幾天就結束,我的親戚、員工、都幫過我們這個忙了,他們都很滿意。我的信用你是知道的,車行做了那麼多年,孩子都養大了,房子也買了好幾棟,從來沒有出過事情,你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妳為社區奉獻那麼多心力,我們朋友的大事小事妳都當自己的事,我們早就想回報,只是找不到機會。你要我幫什麼忙,直說,不要客氣。」 「就是幫我們買車。」 「你們自己不會去買嗎?」 「哈哈!我們能買的全買了,現在美國車行說我們買的太多,要把機會讓給別人,所以我們要找人去幫我們買。」 「聽起來蠻合理的,美國車行很奇怪,賣給誰不是都一樣。就是去幫你們買車子,對不對?」 「對,買一部我們送伍佰元獎金。」 「千萬不行,」我拿出拒絕賄賂的那種正義感,:「這點小事還要你的報酬,算什麼朋友?我不會要的。」 當三名友人到達,我替瑞亞做了一番如上說明後,三名友人也跟我一樣,不但答應幫忙,五百元也婉拒,此時瑞亞接著說:「至於怎麼買,買什麼車,等一下馬京恩會跟你們說明。」 就這樣,我成了瑞亞繩子上的一隻螞蚱。在日後的爭辯中,她很愛用螞蚱作比喻,表示有難我們必須同當,誰也逃不了。 幾乎在此時,在南方的高速公路上,發生了一件事。 A先生從「萬馳車行」買了一部舊車,五千元,Toyota Camry,拿到車就往南開,沒想到,才開四十分鐘,水箱就破了,A先生氣壞了,找陳瑞亞理論,她千道歉萬道歉,換了一部車才解決問題。  「十多年的車子水箱是要換了,顯然他們連檢查都沒有檢查,就把車賣給我,」A先生說。 等我在網上看到「萬馳車行」的風評時,己是兩年以後,也許之前Yelp還不太流行吧!綜合各批評,都說該店修車品質到2007,2008年變差:太貴,越修越差,甚至說根本是黑店。等我明白事情原委,才知原因,因為車行員工都已在我之前做了螞蚱,在此情況下,修車師傅哪裡會好好工作? 我這一批屬「中期螞蚱」,也許因為瑞亞在社區中的好名聲,沒有人來警告我們,而我們也犯了同樣錯誤,給予這對夫婦太多拖延、迴旋、辯解空間,未能及時警告後期螞蚱。 其實,零號螞蚱在市井深處,他從萬馳車行成立第一天就明白了,15年來,他發過警告,沒人相信他,於是他默默觀察,等著車行爆炸那一天。(待續)

祈禱達人4

前文:瑞亞告訴我她必須收爛攤子的原因後,我大為感動,她邀我車行後院看一看,我大吃一驚! 「哇!我的天啊!你開什麼玩笑!」 小小車行的後面,頂多也只能擠十來部車子吧,但是我卻看到三十多部,而且都是全黑發亮的賓士修旅車,就算這條車街上最大的賓士代理行也不可能有如此整齊的陣仗。 看到我吃驚的樣子,陳瑞亞笑道:「我們向隔壁租了停車場,隔壁是燈具行,停車的人不多。」 「這些車子?」 「妳看,中國需求就是這麼大,我們根本來不及運,只好先放在這裡,還要租用隔壁停車場。」 「你們去哪裡買的?」 「到全美各地的代理行去找啊!你不知道我每天花多少時間打電話,談價錢,這一行競爭也很激烈,我們下手要快!」 「這… 這也太多了,不真實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們還有這塊生意,我一直以為,你們就是替美國顧客找車,修車。」 「那能賺多少錢啊!我的開支那麼大!」 「這些車子都要賣給到中國去?」 「對,而且一定要買賓士GL550, 2008年份,大陸人最喜歡這款,馬雲、張藝謀、趙薇,反正每個有名有姓的人都有這車,而且一定要有這些配備:天窗、高性能車胎、迴繞音響、電視。」 「這一行算哪一行?」 「妳聽過平行輸入吧!就是說,大陸人在北京、上海去外國正規代理行買車太貴了,進口稅很高,手續繁雜,所以有另一條管道,就是我們這種,直接從美國運過去,可以便宜至少一半,大陸富二代都是這樣玩的,也不只有大陸,台灣、新加坡、中東、非洲都是這樣的。」 「這不是…避稅…這種事,合法嗎?」 「當然合法,你想到那裡去了?我們又不是走私,我們都是要報關的,你不知道,其實報關行的人也想做這筆生意,還來和我們一起談合作,不過我沒有答應,我現在想到合夥就怕,你知道的,我買房子和人合夥,結果發生那麼多的事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這裡停滿車子,有人來修車,沒地方停,怎麼辦?」 「我們修車廠已經移到市區北邊,我們這裡等於是門店,只做些簡單的,如換機油,換輪胎之類的,大工程都拿到修車廠那裡。」 「那你們生意越做越大了?」 「還不是託大家的福,不過我知道我做不到你家生意,你先生那麼會修車,買車比我們還厲害,上次還說去別州買車,省下幾千元的銷售稅,聰明啊!」 「他很喜歡和銷售員纏鬥,非要把對方打到只能賺100元為止。」 「我們萬馳車行就需要這樣的人。」 我們越說越輕鬆,談笑之間就談到社區一些熱門的人和事, 她說模範母親頒奬那天我一定要去,還要我幫她寫致詞稿什麼的,我笑道:「你確定陳媽媽會當選嗎?」 「哈哈,怎麼會不當選,我買了三桌,還是貴賓桌,我媽非當選不可!」 我喜歡這份坦誠。多年來因瑞亞的關係我參加了很多免費餐會,由此發現一件事,社區活動都是「利益交換」,我這次買你三桌,下次我辦活動你就買我三桌,如果會中要頒奬給你,前提也是你要捐錢或買桌。一開始覺得有點假,但是後來覺得這就是社區運作的道理,沒有這些熱心人士這樣你幫襯我我幫襯你,出錢出力,就無所謂社區活動了。我們這些跟著湊熱鬧的人,還要說什麼清涼話呢? 我想起兩件有趣的事: 一回某位社區名士獲選某會年度成功人物,主持人也許是好心,報出這位先生捐出兩千元,我旁邊的人馬上說,「太少了!」 又一回,又跟我的出書有關。瑞亞要我帶十本書去,說可幫我推銷,我高高興興地在書上簽好名送過去,「客戶」是另一位社區名媛,她買完書給了錢,我正高興,沒料到瑞亞說,名媛下週辦浪漫秋季舞會,你就買十張票吧!當場把我收的錢又還給名媛,我回家想了兩晚,還不知我倒底是賺了還是賠了。 故事說到這裡,做個小總結: 在2007年房地產大好時候,陳瑞亞和另兩人合買豪宅投資,卻遇不肖賣主,買入豪華「胚胎屋」,為了收拾這個爛攤子,陳瑞亞「眾善奉行」決定把房子買下,分期付款償還另兩名合夥人的本錢。 在此之前,她的舊房燒了,想必拿到保險賠償金。所幸同時她的事業頗有進展,配合中國開放外國車市場的高潮,「萬馳車行」加入這場「平行輸入」,也就是「水貨」之競爭,到目前為止做得還不錯。這些,想必對她積欠的大筆房產債務有幫助。 在故事繼續之前,我遇到一位這類買車專家,他告訴我瑞亞從未說出的內情。(待續)

祈禱達人3

前文: 陳瑞亞的房子燒掉了,搬進豪宅,展開熱鬧新生活,行徑不可思議。 我從房產交易歷史和冰淇淋女士的話中得出這樣的結論: 2003年土地出售, 2006年豪宅蓋好以低於市價20%上市(賣主將裝潢全拆走),兩個月後賣出(三人合夥購買)。一年後再以同樣房價上市(新房主裝修完畢),賣不掉,半年後下市,之後無記錄。2007年五月,我參加陳瑞亞的派對,這麼看來,陳瑞亞買此屋應是私下購買,我把整件事再想一遍,發現她房子起火的時間,在派對之前半年,也就是房子下市期間。 我不是世間道德發言人,我不做過多臆測,不過決定去「萬馳車行」走一趟,好久沒去了。 陽光普照,在國王大道兩旁,美、德、日,法、瑞典的摩登車行一家接一家,唯獨有一家小小車行,不協調地出現在其中。臨街種了兩棵向日葵,大門兩旁各豎立一個白底藍花大磁瓶。 我對這對大磁瓶總有點意見,「加州是地震區,這樣立著不危險嗎?」但陳瑞亞不這麼想:「這是車行開張時你們送我的禮物,我當然一定要擺在大門口!當門神!」 自從她家著火她也不顯憂慮後,有關大磁瓶的事我就不再提了。 根據陳瑞亞的描述,開車行的緣由是這樣的:先生唐京恩非常喜歡修車,愛車,業餘開了修車行,進而賣車。他們不做代理車行,而是做經紀車行,也就是你想買什麼車跟他們說,他們就上天下海幫你找,若是朋友都會有點折扣。由於陳瑞亞在社區很活躍,慈善、工商、教育、僑務都積極參與辧活動,所以人脈是用不完,生意也很好。 她見到我很高興,要她的助理君君去買三鮮便當,君君也是一個角色,不知從哪裡找來的,跟陳瑞亞長得像姐妹: 個子不高,微胖,短捲髮,笑得燦爛,有點傻大姐的味道。 「新房子的事忙完了吧?」說完一些體面話後,我切入主題。 「怎麼可能忙完?我一輩子都忙不完!尤其那麼貴的房子,我要賣多少車才夠啊?」 「那妳為什麼要買呢?買小一點的房子不行嗎?」 「機會來的時候,你擋也擋不住,躲也躲不開,是苦果,我也必須承擔。這樣人生才會圓滿。」 「是妳師父說的嗎?」 陳瑞亞很虔誠,什麼事都要請教師父,聘用員工前要看人家的八字,看房一定看風水,譬如我有一次買房子,她力勸我不買,因為門前就是一條筆直的水泥道,她說不祥,一定要彎的才成。這一來我買房的好心情,完全被她攪亂了,房子最後也沒買,我有點怪她,但也不當真,畢竟她是好意。 「我有請教師父,他說一定要挺下來。」 「那三人買房團的事妳知道嗎?」 「怎麼會不知道?我就是買房團之一啊!說到這裡也不瞞你,當初是想投資然後馬上轉賣,沒想到這房子後來出了事情,另兩人撒手不管,整天吵,要把本錢拿回去,我看這樣也不是辦法,爛攤子總要有人收。」 「妳就去收?」 「那還能怎麼辦?這就是佛家所說的,眾善奉行,這樣我心安,我快樂!」她看著我,露出堅定的微笑。 我笑不出來,因為太感動了。在世事上,她的境界總比我高一層,我太注重因果關係,太計較理性過程,太執著得與失的平衡,這也是一種孽障。不過,有些事還是不對。 「你要把本錢還給他們?一人一百多萬,妳瘋了!」 「分期啦!也不付他們利息,我還可以負擔。」 好了,謎團解開,我繼續品嚐三鮮便當,越吃越香。 「妳買的便當就是特別好吃!」我真心讚美。 「凡事只要用心,一定會有好結果,人人快樂。」 隨便聊了一會,他要我幫她寫一篇文章,替她母親申請本年度的模範母親,「當然,我最喜歡陳媽媽了,」我一口答應。順便提一下,多年來我替她寫了很多公關文章,表揚她的善行,及女強人溫馨的一面等,這些文章都被她裱入相框,掛在車行的牆上,或她總經理的桌上,和她的全家福並列。 「我帶妳去看看後面,新到好多車子。」 車行後院本不大,能有幾部車?然而,我一望,驚呆了,她又把我顛覆一次,震幅比她買豪宅的力道還大。(待續)

祈禱達人2

前言:偶遇冰淇淋女士,她告訴我一件奇異的豪宅交易案,而那房子就是我朋友陳瑞亞的新家。 半年前,朋友陳瑞亞送來請柬,參加她的新家歡迎派對,我和一幫朋友都去了,在每人的笑容和賀語中,卻有著丟不開的狐疑,但是誰也不敢問 — 在這之前的一年半,這家人去了哪裡? 一年半前那場火災大家記憶猶新,但隨後瑞亞和先生唐京恩就不怎麼和我們聯絡,朋友一方面記掛,一方面也覺得,那麼一家子人總不會平白消失,房子燒了會拿到保險賠償金,夫妻兩人都做事,生活應該沒問題。時間到了,他們自會出現,大家再續美好的友誼。 新宅五房五浴外加娛樂廰,前院後院都美麗,很適合他們一大家子人,雖然覺得裝潢有些不搭,但「平實」是我一向尊重的美德,此外買房子已經花了那麼多錢,裝潢節省也是很自然的。 在熱鬧的派對中,我抽空問了一句,「瑞亞,這麼大的房子你怎麼打掃啊?」我這樣問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對她火燒前的舊屋,有無法抹滅的印象。 「我找人來打掃,房子太大不可能一次打掃完,每次一部分,房子永遠乾淨,不會像以前那樣了,」她甜甜笑道。我很高興地和她掌擊掌,喊道:「這就對了。」 那棟舊房子,那棟被火燒掉的房子! 火災前有回臨時去她家拿東西,也是第一次造訪。黯藍色的外牆,剝落的木籬,疏於整理的院子,以及三部停在街邊的舊車。她母親開的門,我進門一望,呆住了。室內陰暗,地板上堆滿報紙、鞋子、書本、衣服,好像把櫃子打翻後將所有雜物都扔在地上。客廳像臥室和電腦工作台的綜合體,餐廳被這兒一堆那兒一堆的雜物擋著,已經看不見了,整個房子找不到落腳的地方,我拿了東西就走,好像我偷闖某家密室。走出來,我一時無法把女主人和這棟房子連起來,陳瑞亞怎麼能夠每天貴婦般地出門,然後回家陷入這一片雜物海中,甜甜睡一覺,第二天再做貴婦,一隻每天浴火重生的鳳凰? 當房子燒完,家人無恙,全家相片簿也全搶救出來後,這件事好像也就結束了。我有一次忍不住問她起火原因,陳瑞亞灑脫一笑:「那個鹵素燈倒下來,把印表機上的紙點燃了,幸好消防員來得快,只燒了我們自己,鄰居家都沒事,哈哈哈!」 聽到她平穩大氣的「哈哈哈」— 陳瑞亞最討人喜歡的特質,我也放心了。 宴會之後,唐家顯然開始了新生活。派對經常有,我也經常到,食物豐美有如流水席,有時還請到府廚燴,臨走時,主人必準備拌手禮相送。這拌手禮我就很有感了,因為她曾經向我買了一百本我的著作,不要求打折,分送賓客。我跟她說,如果我每次出書妳都買一百本,我就馬上進暢銷書排行榜。她大笑,對我又是鼓勵又是讚美。 女主人熱情好客,她在新家展開新生活,周圍朋友跟著受惠,我們笑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當然我們作夢也沒有想到,我們這些升天的雞犬,不久後就跌入畜欄。 之前我認為,她房子燒了,拿到保險賠償金,換了這棟大房子,合理,當然有件事困惑我,就是新舊房子價差那麼大,她怎麼一下拿得出那麼多錢?現在冰淇淋女士告訴我,這是一棟經手異常的房子,那麼陳瑞亞做為此屋主人,她如何被牽扯進去,她的代價是什麼? 我上網去查這棟房產的交易歷史,心中大驚。(待續)

1. 買主遇狡滑屋主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這兩年來的迷惑,竟由一位說我氣質很好的女性解開。 我記得我那時坐在哈根達斯火冰淇淋店外的石凳上,舔著巧克力冰淇淋,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享受加州美麗的陽光,這時她走過來,用國語跟我說,「你氣質好好喔!」 穿著隨便,舔著冰淇淋的中年婦女有什麼氣質可言?我知道這位女士必有某些想法,我就淡淡地說,妳的氣質也很好。 她東講西講,居然能扯到她一看就知道我是作家,我好幾年沒聽到這樣的話,倒也真心地和她互應搭訕,越講越高興,居然相約明天此時此地再一起吃冰淇淋。 第二天我們如約相見,當冰淇淋慢慢消失之際,她也慢慢顯示出她的想法。她說我氣質好,文筆好,人緣也一定好,為何不去考一個房產貸款經紀執照,我幫她找客戶,她處理所有貸款事項,等貸款成功收到錢,我們各分一半。 2007年,房地產市場大好,貸款極其容易,首期額度低,甚至零,文件審核寬鬆,貸款經紀個個樂得合不攏嘴,廣開客源也是一個很順應潮流的想法,但是我並沒有興趣,「那妳先生呢?」她問我。 「我先生是工程師,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有興趣。」 「工程師才好呢!他們細心,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慢慢做,品質保證,我已經有很多工程師和我一起合作。」 我笑笑,繼續聊,慢慢談到房地產熱潮中一些奇奇怪怪的現象,她告訴我一個她所知道最奇怪的例子。 「這棟山上豪宅,屋主本人是工程承包商,所以內部裝潢十分豪華高貴,大理石都是進口的,弧型寬敞的樓梯,入門後先見圓形高廳,就像有錢人家裡百人宴客那種排場。怪的是出價比市場價低20%,大約三百萬美金,所以大家都去搶啦,最後被一組人搶到,三個合夥人都是華人。」 「簽完合約,買主的貸款也核准後,就準備交屋了。他們這群人很傻,因為搶到便宜太高興了,所以沒有注意到合約上有一條款,說明在申辦期間,買主不能進屋查看。結果三人一進門,幾乎昏倒。」 「所謂豪宅只剩一個空架子,所有裝潢全被拆光了,牆壁上的豪華木板,水晶燈,廚房流理台和壁櫥,反正所有能移動的都不見了。」 「怎麼可能?」我眼睛睜到有點痛。 「怎麼不可能?因為屋主是承包商,他知道怎麼裝,怎麼拆,我猜想,以他這麼狡猾的人,說不定他這些裝潢也是從別的屋子拿來的,同樣的裝潢不斷換屋子,也算環保吧!」她又笑又嘆,「這人就這麼一直騙一直騙。」 我任憑冰淇淋化到我的手指,滴到我的膝蓋,我的下巴還收不回來。 「等一下,」我衝回冰淇淋店,抓了一包擦手紙,回到石凳上把身上打理乾淨,我這才收回下巴繼續聽。 「那新買主怎麼辦?又不能退,也許可以去告?」 「告什麼呀?自己沒有把合約看清楚,怪誰!我猜交屋前一週不能看屋的條款,一定是用最小的字體,寫在合約底下註腳那一行,若是我看到,一定會生疑。」 「三個買主可想而知,一定都是你怪我怪你,最後總算達成協議,再拿出二十萬來修房子,可是他們再也沒有辦法用高級建材,只能用 Home Depot最便宜的材料,所以裝了一年,品質和那樣的大房子根本不能匹配,在那樣的高級社區也顯得很蹩腳,所以就算重新裝潢好了,還是賣不出去。價高買主嫌裝潢差不買,低價他們一定賠錢,所以就卡在那裡了。」 「天啊!在此繁華盛世,居然也有這樣悲慘的故事,你認識那三位買主嗎?」 「不認識,我都是聽說的,可是很多人說同樣的話,應該是真的。」 「那現在這棟房子有人住嗎?」 「我不清楚,反正房子退市,也許是租出去了,否則房子空著怎麼辦?了。 其實聽到這裡,我心中已有微微的波浪,想問又不敢問,但還是說出口:「這棟房子在哪裡?」 「我不知道地址,不過不難找,到寧靜山街底,往下走,進入社區,社區右邊鐵門之後,就在左手邊,山坡上有一塊頗大的迴轉車道,房子是英國都鐸式,就是很多木條的那種。」 冰淇淋已徹底溶化,擦手紙也用完了,我胡亂在身上擦抹,來遮飾內心的海嘯。那棟房子我不陌生,那是我的朋友陳瑞亞的新家。(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