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論文門

最近彭文正到南灣演講,吸引了約三、四百人,一眼看去,年紀偏大,聽大夥言論,藍軍無疑。被認為台獨思想的彭教授如今在海外支持者為純藍軍,大約大家都沒想到。

撇開政治傾向不談,純論証據,蔡論文門很容易判斷,只要對她的論文前三頁注視五分鐘,加一點福爾摩斯式的推論,心理就有數了。在前述演講中,也有人問道,為何這件事無法引起台灣民眾共鳴,原因應該是:1. 需有較好的英文閱讀能力,2. 能忍耐細節,3. 現今台灣年輕人出國唸高等學位的比例日低,無類似經驗,博士不博士,無感,4. 四十年前舊事,不如「現場活捉」這種事有熱炒價值。

既然提到福爾摩斯,就來模擬一小段吧!

「英文常用brainchild來代表一個人的心血結晶,那麼博士論文必是一個讀書人的『孩子』,你同意嗎?」他問助手華森醫生。

「我同意。」

「請問你,如果女人在遠地懷孕了,不幸狀況不穩,但這個孩子會給這位女人帶來更多的權勢和金錢。她會怎麼做?」

「若流產,她應該出具醫生証明,就說流產了。」

「或者?」

「如果孩子生下來,也要出具醫生証明,証明孩子存在,才去得到她想要的權勢和金錢。」

「如果這個女人拿不出孩子的出生証明、身分證、也說不出接生大夫的名字,你的判斷是什麼?」

「以我的醫學專業,我必須說,這孩子沒有生下來。」

「如果女人說,我有沒有生孩子,你應該去問醫院,你會怎麼想?」

華森大笑:「親愛的福爾摩斯,你是不是吸了太多的尼古丁?你著名的假設、推論專業是不是全退回娘胎了!」

了解論文門案有一個門檻,就是要喜歡細節。只習慣接受懶人包,或標題式訊息的人,非但得不到真相,反而會相信總統府發言人種種簡易模糊的說法,倒責怪找細節的人浪費大家時間。

來試試看你對細節的忍受能力吧!

1. 請上網找出Tsai, Ing-Wen 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眼睛掃過前三頁的毎個角落。啊!沒錯,蔡論文的確出現在倫敦大學目錄上,但是為什麼所有倫敦大學博士論文都沒有這條囉哩囉唆的備註。[A digital copy of Ing-wen Tsai’s personal copy of the original thesis presented to the Library in 2019.]. 只有蔡論文獨具。此附註重點有三:1.數位版本, 2. 個人版本, 3. 2019年呈交,這些都說明沒有1983年學校原始紙版本,蔡說校方遺失了,問題是收集典藏論文是涉及學校數個單位的大事,要遺失還不知怎麼遺失呢!蔡論文是進了校方查閱系統,可是那條備註永遠跟在後面,也就永遠表示,蔡論文和該校幾千篇博士論文來源都不一樣。

不過,事情也許會站在蔡之這邊,因為的確很多人分不清其中的分別,這事是可以混過去的。

2. 請注視前兩頁的「學位授予通知書」:

這兩封被總統府發言人列入「蔡總統博士大事記」的「証據」,有三大致命反証:1. 沒有經辦人簽名,2. 收信人是「有關人士」、「親愛的女士」,沒有蔡之大名,3.  通知書上還印有「two copies to Taiwan」,及蔡英文當時住在陽明山地址。其實只要看沒有簽名這一項,這兩張通知書都是廢紙。

一由研究所秘書室發出(沒日期, Secretary of the Graduate School),意為蔡已通過審查,請校方準備頒証書給蔡,二為學校教務處發出(2/8/1983, Academic Registrar)給蔡,指出已收到Examiners 的報告,蔡將收到學位文憑,但有個但書,「after its formal conferment on the the authority of the Senate or the Vice-Chancellor acting on its behalf」,也就是說,還要經過最高單位的正式認可才能發文憑。

如前所說,這兩封信都沒有經辦人簽名,最奇特的是還在信上加註「寄至台灣」,顯然蔡在學位通知書都還沒有搞定前,已回到台灣。

這件事引發這些疑慮:1. 如果有真學位,誰會把學位「通知書」當証據,直接展出學位証明不就好了嗎?2. 也沒有人會去偽造通知書,還偽造得這麼差,那麼這兩封信,倒底是什麼東西?

我猜來猜去,只有這個結論:這兩封是某人給予上述兩單位的指示信,表示可以進行學位贈予這件事,因為是指示,所以才會有「寄兩拷貝至台灣」的字樣。收信人應該是此兩單位負責人,而非蔡英文本人。

其他漏洞還很多,無法細述,總而言之,蔡所謂的証據,經常是反証據,出現的越多,對她越不利。再延用前面的比喻,這些傷痕累累的反擊之詞,反倒証明她真的沒有生出「孩子」,而只有胎兒的「超音波檢查」,或人形看板。

做總統是不是博士有什麼關係?的確沒關係,但是「沒學位」和「假學位」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總統府直接秀蔡英文學歷證明:14張文件圖、36年前的論文原稿一次看| ETtoday政治新聞| ETtoday新聞雲

此由總統府提供:網上找得到的所有倫敦大學文書刊頭(圖文全部置中,校徽在校名之上)均和這張不同,除非該校在1984年變更了設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