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完結篇)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

到2013年,早期受害者已經不再追這兩人,由晚期受害者接手。有人跟蹤後發現,陳裕仁換著三部車開,聯絡號碼有七、八個。他沒有完全避不見面,見面時,會約在警局或法院門口,甚至,他會和被害人這樣說:「我們一起找人頭,一個人頭可賺一千,我們對分。」

      這家人住在哪裡?經過受害人一番追查,找到一棟小平房。我有一天翻到陳瑞亞電話號碼,想著好久不見,為何不去個電話祝她生日快樂,隨手一撥,居然接通了。

      「妳好嗎?」我問。

      「好,妳是誰?」

      「妳的老朋友,以前啦。」

      雙方都未點明,不過我相信她知道是我。記得有一次向她提到,這五年的紛紛擾擾,應該實實在在記錄下來,陳說「很好」,不過也要呈現他們的觀點。我打這個電話,就是讓前好友有呈現觀點的機會。

      「妳們現在住在哪裡?」

      陳猶豫了一下,「我們現在不把錢花在房子上,我們哪裡都可以住。」

      「妳不出去活動了?」

      「我根本不愛出去活動,現在我每天在家,讀聖經,隨時用耳機聽聖經,覺得很充實,這才是我要的生活,以前的事,忘記了。」

      「妳忘記我可沒忘,很多人也忘不了。」

      「不是忘掉而是不要一直記得,我欠你們錢,我也有很多錢在別人那裡啊!你看,我們大可以宣佈破產,逃掉所有債務,可是我們沒有宣佈破產。」

      「會頼的人,大可不必宣佈破產,你們破產和不破產沒有區別。」

      「這是心態問題。」

      「妳曾說這四年都是馬京恩在負責車行的事,做為太太,妳怎麼看這件事?」

      「其實看不出來好不好,你現在看不好,不見得真的不好,現在的結果,不見得是不好的。他真的很努力在工作, 到處找車子,這你也看到了。公司的事,做也不對,不做也不對,那就由神去帶領他,做太太的管不了。不過,我們未來一定會東山再起,而且比以前更好,妳一定要相信我。」

      「馬京恩是個糊塗人,從他講話就知道,你可不是糊塗人,你能忍受這個糊塗丈夫替家庭所帶來的毀滅?」

      「我天天指責他有什麼用?家庭破裂,這是你們想見到的嗎?我對他的作為,也很傷心難過,可是每天把眼睛放在他的罪上,對受害人有什麼好處?我們也不會自殺,我相信你們也不希望我們這樣。」

      「那倒是。」

      「我們現在不和人交結,只和神交結,我祈求神給他一個清潔的心,正直的靈魂,得到公義聖潔。」

      「你有嗎?」

      「我當家做主的時候,不是一切都好好的?」

      「妳的漏洞也很多,只是都沒大到要爆發的程度,連以前妳所昄依的法師都說—」

      「妳一定要相信我,妳一定要相信我…」

      「那麼多個百萬,你們放到哪裡去了?要花也要花很久。」

      「我真的不知道,錢都在他那裡,我現在生活費都是向他要。聯邦調查局來問,我也是同一個答案,不知道啊! 其實我是最大的受害者。」

      「妳是最大的受害者?」

      「是啊!」

      「你現在身上有多少錢?」

      「四十塊,我現在就是三十、五十的過日子。」

      「以後有什麼計劃?」

      「經過這麼多事情,我真是感到,神太偉大了,沒有神,我們什麼都沒有,有了神,我們什麼都有了。我現在一起床就讀聖經,作飯也聽聖經錄音,每天花兩、三個小時禱告,每天都得到更多健康、平安, 認識神享受神榮耀神,你知道,禱告要累積,到見證時才會知道。我很高興我現在有能力為你們禱告,如劉先生的腦疾,如文先生的手臂。」

      她的確沒有忘記被害人。劉因回北京治腦疾,「錯過」了「萬馳車行全球自救會」的新聞報導,上了賊船。從萬馳買車回台灣的文先生因為手臂舊傷,經年綁著繃帶,有一回他去找陳理論,陳就對他的手臂說話,嚇得他趕忙把手收回。

      「妳是說,妳可以做醫療禱告,為人治病?像牧師那樣?」

      「我沒有像他那麼厲害,不過也可以。」

      「可不可以舉個例子。」

      「我的教友腎臟不好,有一晚,我把手放在他的腎臟部份,開始禱告, 兩三分鐘後我的手就感到發熱發麻,真的。」

      「楊醫師,也是你的受害人之一,或者任何按摩師,只要把手放在身體某個部份,專心臆想,他的手都會發麻發熱,我還可以告訴妳,有一回我練完氣功,走到電視機前,好好的電視節目,忽然白閃閃一片。」我不是胡縐,這事的確發生過,不過我不去問為什麼,世間確有些事難於理解,那就讓它發生吧!消失吧!不必拼命附著,急於複製,以再度得到好處。追求怪力亂神者,其實都是貪心的人。

      「妳會去傳教嗎?」我的確有這種擔心,就憑她的口才和熱心熱腸的外表,若干年後,當這件事不再被提起,她仍然可以是本地一道不錯的風景。

      「有聖靈帶領才能感動別人。未來一切,由神帶領,看神的旨意。」

      「妳怎麼確定那是神的旨意,而不是妳的旨意?」

      「神的話要三次認證, 祂給你方向 ,還要外在環境的配合, 有時候門是開的,有時候門是關的。」

      「你們夫妻的未來,我大概可以想像,如果沒有去坐牢,你們將在神的世界裡悠遊自得,如果去坐牢,你們也一樣在神的世界裡悠遊自得,因為,妳說過很多遍,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所以越苦難,祝福越多。這樣看來,你們得救了!恭喜!」

      「希望妳也得救!」

      「那孩子呢?」

      「孩子不在身邊,我們沒有能力照顧他們,於是我請求神照顧孩子,基督用寶血遮蓋他們,使他們時刻都平安。」

      「我確確實實感覺到,妳得救了!聽說你們還去神學院上課?」

      「是的,我們現在只和神結交,讀拉丁文非常難,但是我們非常努力,這方面,先生是我的導師,現在他還攻讀『成聖哲學』。」

      「什麼哲學?」

      「成聖哲學。」

      「沒聽過,是馬京恩發明的?」

      「他哪裡會發明什麼!是他受到感動。」

      我一陣心驚,馬在汽車出口上發明了一個「新的商業模式」,誰說他不會在宗教上也發明一個新的模式?商業模式還可算個水落石出,宗教模式呢?你永遠可以用更多的祝福、得救、永生,去應允無助的人,而無助的人,又為什麼要不相信、不宣揚呢?這對夫妻自己已做了最好的示範。

      「哪天我們吃個飯,就像以前一樣。」

      「好啊!」

      又是那興緻高昂的聲音。

      「那就明天中午,以前萬馳車行出門左手邊的泰式自助餐。」

      「讓我來看看時間,啊!不行,明天我要去替我婆婆洗身子。」

      我掛上電話。

     五年來,我第一次為此事流下眼淚,是不是在追案的好奇心下,在正義感當道的熱情下,在個人損失的壓力下,我也變得冷漠無情。我的言語像刀鋒一樣,我的心態不在救贖,而在讓他們露出原形,我的報償在寫這樣一本書,讓他們留名。是不是在五年間,面對他們必須營造騙局的無奈及隨之而來的無頼,我也需要付予一些些諒解,畢竟,一切都始於他們的理性不夠完善和堅強,然而理性這件事,是否也只有處在順境中的人才能奢談呢!我流下眼淚,不過時間很短暫。

陳瑞亞啊!陳瑞亞!你這個人!

我想,我心裡總有一小塊地方,永遠有她在,那地方不美、不香、不舒適,但是它有呎吋,有面積,確實存在。

(後記,這對夫妻於2017年入加州監獄,2022年底出獄,無假釋)

(全文完,謝謝閱賞,歡迎任何批評和指教,hijewel@gmail.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