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和豬內腸—萊克多巴胺之亂

在2020年12月某個冬日,豬內臟的來生有了無比意義,它不再是一堆廢物,而是成為影響美台關係的武器。        在台灣立法院內,活生生的內臟以低角度飛向質詢台,沾污一群人。攻擊者是國民黨,八個月以前他們輸了總統選舉,而這一場混亂的主因,在於民進黨忽然「昨非今是」,改變了他們長久以來反對萊豬的立場,跳過國會聽証、辯論及立法,直接宣佈新政策。在野的國民黨怒不可遏,在早過了有效保鮮期的動物內臟之臭味中,大駡對方:「獨裁政權!」          民進黨的政策轉變完全是政治性的,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的敵意,讓民進黨很高興,那麼民進黨也回報一下讓美國高興,這很說得過去,只是這有一個大保留— 美國的示好從來都不免費。美國貿易署代表回頭查看美國商務部的滯銷名單,然後告訴民進黨該進什麼貨。 歐盟、俄國、中國以及台灣都拒絕萊豬,因為他們本國就禁止萊豬,哪有進口禁品之理?可是多年來美國不斷對台施壓,只要看到執政黨的意志稍有薄弱,美國就舊事重提。國民黨當政時,曾意志薄弱,結果在野的民進黨發動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抗議,大駡萊豬和國民黨。現在輪到民進黨意志薄弱,不敢向老美「不」,只能否認曾經奉行的真理,而國民黨也趁此機會,把民進黨駡到臭頭,一報當年之辱。          民進黨過往的抗議如此成功,以至於台灣民眾已經相信萊豬是「毒豬」,這的確誇大其詞,只是當人在怕時,弓影也想成是蛇。今日,無論民進黨再怎麼為自己的新政策辯護,因為如此自我矛盾,永遠無法自圓其說。 萊克多巴胺是一種飼料混物,以提高瘦肉生長並壓低生產價格,美國人一般對此無感,政府也不要求標示,大約只有注意外國貿易爭議的人才有興趣。在飲食文化上,美國人偏愛牛肉,輕豬肉,豬肉以培根、火腿、香腸的方式出現。在美國超市,買不到無味的絞豬肉,只有添了味道的香腸絞肉。 但是對於龍的傳人,豬肉既對胃,又窩心, 俗諺說「心在哪裡,家就在哪裡」,但是我們的老祖先說,「豬在哪裡,家就在哪裡,」甚至創造了一個象形字來推廣這種觀念,「家」,就是一個房子裡面養一隻豬,中國豬得此殊榮,真是死而無憾,所以從皮膚到血液,從耳朵到腳趾頭全貢獻給中國人享用。         雖然兩黨有許多黨派上的奇異,但是對下面這點卻是跨黨派的共識:美豬有腥味,遠不如台灣豬好吃。  自2021年1月起,台灣就可以吃到美國萊豬了,所以無奈的台灣人的新年新願望就是 —「但願碗中無萊豬」。              英文版請見       https://hijewelappetizers.medium.com/congress-and-pork-intestines-d07fd65242fa                             

34 (完結篇)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

到2013年,早期受害者已經不再追這兩人,由晚期受害者接手。有人跟蹤後發現,陳裕仁換著三部車開,聯絡號碼有七、八個。他沒有完全避不見面,見面時,會約在警局或法院門口,甚至,他會和被害人這樣說:「我們一起找人頭,一個人頭可賺一千,我們對分。」       這家人住在哪裡?經過受害人一番追查,找到一棟小平房。我有一天翻到陳瑞亞電話號碼,想著好久不見,為何不去個電話祝她生日快樂,隨手一撥,居然接通了。       「妳好嗎?」我問。       「好,妳是誰?」       「妳的老朋友,以前啦。」       雙方都未點明,不過我相信她知道是我。記得有一次向她提到,這五年的紛紛擾擾,應該實實在在記錄下來,陳說「很好」,不過也要呈現他們的觀點。我打這個電話,就是讓前好友有呈現觀點的機會。       「妳們現在住在哪裡?」       陳猶豫了一下,「我們現在不把錢花在房子上,我們哪裡都可以住。」       「妳不出去活動了?」       「我根本不愛出去活動,現在我每天在家,讀聖經,隨時用耳機聽聖經,覺得很充實,這才是我要的生活,以前的事,忘記了。」       「妳忘記我可沒忘,很多人也忘不了。」       「不是忘掉而是不要一直記得,我欠你們錢,我也有很多錢在別人那裡啊!你看,我們大可以宣佈破產,逃掉所有債務,可是我們沒有宣佈破產。」       「會頼的人,大可不必宣佈破產,你們破產和不破產沒有區別。」       「這是心態問題。」       「妳曾說這四年都是馬京恩在負責車行的事,做為太太,妳怎麼看這件事?」       「其實看不出來好不好,你現在看不好,不見得真的不好,現在的結果,不見得是不好的。他真的很努力在工作, 到處找車子,這你也看到了。公司的事,做也不對,不做也不對,那就由神去帶領他,做太太的管不了。不過,我們未來一定會東山再起,而且比以前更好,妳一定要相信我。」       「馬京恩是個糊塗人,從他講話就知道,你可不是糊塗人,你能忍受這個糊塗丈夫替家庭所帶來的毀滅?」       「我天天指責他有什麼用?家庭破裂,這是你們想見到的嗎?我對他的作為,也很傷心難過,可是每天把眼睛放在他的罪上,對受害人有什麼好處?我們也不會自殺,我相信你們也不希望我們這樣。」       「那倒是。」       「我們現在不和人交結,只和神交結,我祈求神給他一個清潔的心,正直的靈魂,得到公義聖潔。」       「你有嗎?」       「我當家做主的時候,不是一切都好好的?」       「妳的漏洞也很多,只是都沒大到要爆發的程度,連以前妳所昄依的法師都說—」       「妳一定要相信我,妳一定要相信我…」       「那麼多個百萬,你們放到哪裡去了?要花也要花很久。」       「我真的不知道,錢都在他那裡,我現在生活費都是向他要。聯邦調查局來問,我也是同一個答案,不知道啊! 其實我是最大的受害者。」       「妳是最大的受害者?」Continue reading “34 (完結篇)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

33 末日餘聲

      2012年9月,萬馳車行終因交不出房租,必須離開國王大道。搬家那一天,馬京恩爬上梯子去搬十字架,手一鬆,十字架砸在他身上,受傷不輕。額頭縫了十四針,手臂吊著繃帶,數月後才見好。眾人聽了,忍不住說:「我終於相信神的存在。」       他再接再厲,在北一街某辦公室綜合大樓租了一小房間,每月租金1000多美元。進駐後我打電話過去,仍是君君姐的聲音。       「新希望車行,請問您要什麼車?」       「你們賣什麼車?」       「我們什麼車都有。」       「我可以去看車嗎?」       「那要先打電話約,我們老板目前不在。」       「他在哪裡?」       「您留個電話,我請他打電話過去。」       「君君姐妳別扯了,妳演這個戲累不累啊!」我實在忍不住。       「你這樣講很沒有風度喔!對你的修養很不好。我可以叫警察去抓你。」       「你們就是做騙人的把戲,多少人受害,妳知道的比誰都清楚,妳還在幫他們?」       「做生意誰沒有難處,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請你節制自己,害人不是好事。」       「神咀咒你!我不聽人講話,只聽神講的話!」她掛上電話。       我處理完自己的和解官司,把我這一生所得的版權費,稿費全賠進去了,一毛不剩,報社留下的401K也化為烏有,雖然不是驚人數字,但都是一個字一個字累積而成,我要如何一個字一個字再把錢賺回來?心有不甘,想著無論如何也要把自己所做的「好事」告之對方,於是直闖新希望車行。該大樓的接待小姐先打電話告知馬京恩,馬沒趕我走,於是我被帶到辦公室門口,「碰碰碰」敲了幾下門。 裡面鑰匙轉了幾下,門開了,見到馬京恩那張臉,鏡片後一對單眼皮,沒有驚訝、也不尶尬,就像兩人約好了做一個正常的商業晤談。       「我們到外面談,這裡太小了。」馬京恩手往大廳的方向一伸,君子風度十足。       大廳很漂亮,對座黑皮沙發,兩位摩登的年輕接待小姐閒著沒事,頻頻往我們這兒看。       「妳還好嗎?有沒有去教會?」       「有你在,我還敢去?」       安靜一陣,馬京恩囁囁開口,聲音很小:「我在這裡,還是在做,不能不做,是幫忙性質,買賣車。」       「幫誰的忙?」       「還是有客人,畢竟我們有經驗。」       「有人還會相信你?」       「是,還有,很難,可是不能不做,一定要轉動,轉動才有機會。」       「還是以前的生意模式?」       「現在是這樣,幫忙大家也怕,所以基本上錢直接給dealer,我們不經手錢,只賺價差。」Continue reading “33 末日餘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