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逮捕

「他們要動手了,趕快跑!」這是Ruby最後傳來的訊息。

我問她所指為何,她說:「他們的上帝和聖經中的不一樣。我那麼努力輔導他們,看過他們許多文件,沒有辦法了。」

「我們能跑到哪裡去?」我安慰她,同時也感謝她召開四次受害人會議。「就這樣吧!其餘讓司法處理。」

最後一次會議中留下來的六人形成「特偵小組」,以加速聯邦起訴進程。此時主要調查單位已轉至國稅局,探員和我們有不錯的互動,可是問及何時起訴逮捕,又語焉不詳,卻撂下一句話:「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聯邦探員不知他們在哪裡?我著實吃了一驚,不過卻了解到,司法單位也需要報案者的「鼓勵」才會積極結案。所以我們一方面寫信給聯邦州參議員范士丹辦公室,說明此事拖延已近四年,陸續有人受害,請快速偵辦,還社區安全環境。另外一方面自力救濟,大家分頭找出兩人行蹤。

「他們應該走不出灣區,我接到一個奇怪電話,是沙加緬度打來的。這位先生說馬氏夫婦向他們租房,說要到該區發展汽車業務,他未查信用就租了,沒想到兩個月沒收到房租。聽到我的解釋後,他就把兩人趕走了。」我說。

「他們是沒錢跑路,有錢的話一定跑去外地享受成果。」小楊道。

「社區好像有所謂『看見陳瑞亞』匯報,」婉明說,「有的說看她進出美容院,有人在食物銀行看到她發放食物,不過最常看到她的地方,是如陽老人公寓,她公婆住在那裡。」

「陳瑞亞是蠻孝順的,這點不容否認。」青青說。

「把自己搞成這樣還叫孝順!最好老人家什麼都不知道。」婉明說。

「我找網路偵查社查馬家資產分配,發現房產確由孩子共有,馬京恩有多家公司,本州外州都有,」小費說:「沒錯,要做假一定要多家公司一起合作,五鬼搬運,所以我說馬是很聰明的。」

「他聰明著呢!我多次跟蹤他,他最常開紅色Leaf, 偶爾會開白色本田,或灰色豐田Highlander,還有一部什麼…我忘了,總之,像職業高手換車開。」小吳比手劃腳。「他知道被跟蹤,還很會繞路,還挑有利地點停下來。有一次我下車和他理論,正要揍他,他指指建築招牌,天啊!竟是警察局。他說:你打我,警察直接出來把你上手銬。」

六人都笑了,追案太久,對這兩人產生另一種心理:諜對諜,對手若出對招,我們也會心服。出錯招,大家笑場,勉強也是一種正面能量 — 又一次負負得正。

「他們的宗教生活如何了?」我問,「車行沒有了,桑尼希望教會解散了嗎?」

「聽說他們租過幾個本地的教堂,好像都不持久,一直在換,現在怎樣就不知道了。」青青說。

我打電話給前聖堂禱告中心的教堂執事,他告訴我兩件事:1. 兩人現在入啟示神學院就讀 2. 桑尼希望教會改在如陽老人公寓的交誼廳舉辦。另外我問他朴牧師怎樣了?他說一切安好,牧師仍巡迴各地做醫療恩膏禱告,幸福地做著神的工作。

我向另五人報告,青青說她會找到啟示神學院的人談一談。我和婉明會去老人公寓參加一次聚會試試看。另三人帶著錄影機及國稅局探員的電話隨時待命。

我給君君打電話,確認教會的時間及地點,我和她雖然曾有不愉快,但提到教會的事,她十分友善、熱情。

「我會帶一位真正需要你們協助的朋友過去,可以嗎?」

「當然,是哪一位?」

我說出姓名及情況,她十分動容。「請一定來,我們全部的兄弟姐妹都會為她禱告。」

第二天,我和婉明來到溫特療養院,在入門處簽名後,直接到交誼廳找我們的老朋友惠玉。她不耐待在房間裡,總要護士把她推到交誼廳,由義工帶領做著色及賓果遊戲,若閒著,還有50-60年代的好萊塢電影和嬰兒潮耳熟能詳的流行歌曲可以欣賞。

她坐在輪椅上,佔據交誼廳一個角落,身體呈45度彎曲,頭無力的偏在一邊,雙眼閉著。我們叫她,她緩緩張開左眼。因為殘酷的家傳小腦委縮症,她的右眼已永久關閉,左眼也在退步中,現在僅能半張開,再過一段時日,左眼也將因肌肉委縮而永遠閤上。

「我們去花園。」婉明走到輪椅後,順便替她整理掛在輪椅把手上的隨身袋,裡面有她的身份証,社會安全卡,及她喜歡的巧克力,蠟筆盒。

花園裡有一棵枝葉繁密的棗樹,四周擺些桌椅,加州仁慈的陽光總會把這個小小中庭照亮,照暖,讓久病纏身的人在這裡和家人、朋友敍談,暫時離開病世,回到有光有熱,有正經事,八卦事的人世。惠玉雖然身體已不行,但思考仍然清晰,她做過20年社區記者,熟記電話的本事不因病而折損,對她曾報導過的社區名人仍然有興趣 — 這從她左眼張開的幅度就可以知道。所以我們會和她說些熱門的社區人物和活動,以激發她的生活動能,包括她也熟識的馬家夫婦及萬馳車行。

她的語言能力已失去,現在只能發出那種無法辨認的喔啊叫聲,我們靠不斷猜測她的意思來溝通,若老是猜不到,她會哭喊或嚎叫,若一下猜中,她會點頭及微笑。

對於馬家事,說到精彩高潮處,她的左眼漸漸張大,黯濁的眼珠子發出久違的光亮,說到荒謬處,她嘴角微微上揚,發出似笑非笑的「喔喔」聲,說到不堪處,她低下頭,輕輕左右搖晃。日久,定期向她報告馬家情事,竟成了我們探訪時的主要話題。我很確定,若惠玉還是當年那位記者,她一定追著這兩人不放。

「惠玉,你還想去教會嗎?」我問。同時,婉明用手帕將惠玉的嘴角擦乾淨,把病人的身體往上撐起,在她手臂上按摩。

她點頭。兩週以前,她震驚了所有人。她背著院方及監護人,自己約好殘障交通車,到了某一教會,幸好該教會有人知道如何照顧這樣的病人,等兩小時的佈道結束後,把她安全送回來。惠玉得此重症,寸步難行,但當她內心有追求時,她仍奮勇實踐。

「下週日,我們帶你去一個新教會,桑尼希望教會,我們會幫你找看護隨行。你幫我們看看,那個教會你喜不喜歡。」

她點頭、微笑。

「那是馬京恩和陳瑞亞辦的教會,如果你不想去,我們就不去。」

我是想讓她重溫往日追蹤社區事務的熱情,活絡她枯燥的院中生活,但怕她會錯意,以為利用她對宗教慰藉的渴望,特別去探聽什麼。

她點頭,發出一些聲音,我和婉明猜測了許久,終於找到答案。她說:「我55歲,會記電話號碼,我錯過了,不想再錯過。」

為了惠玉出行,我們做足準備:和療養院說明出門事由,花錢請全天隨行看護,聯絡殘障交通車的去回,通知君君病人情況及緊急電話。當天,我和婉明先到療養院,看她安全上車後,再同車去教會那一頭等她。

我以前來過這裡參加合唱活動,知道交誼廳提供租借,價錢合理。教友約30人,長者居多,看來應該來自老人公寓本身及附近鄰里。我和君君談了一下,得知教會行政由她負責,請不同牧師講道。馬京恩有時會上台實習,陳瑞亞則花很多時間在殘病參訪服務上,「她現在也能治病,」君君說。

我和婉明互望一眼,想著該是君君誇大其詞。另一方面,如果瑞亞以她最擅長的「平穩大度」語氣,以及關切的眼神,使病人感到希望,那我是絶對相信的。

惠玉的出現引起一陣騷動,看護把她安排在最後一排。我見到一位中年太太,短髮、瘦削臉,很眼熟,想了一會,原來是在Ruby安排的自救會中見過。

我和她打招呼,她也認出我,問道:「你是基督徒?」

「我帶朋友來,你常來這裡?」

「是。」

我真不懂了,她必然清楚這個教會是由誰主辦,債權人和債務人一起禱告?

「教會那麼多,你怎麼選擇這裡?我真的不懂,同為基督徒,你怎麼看這件事?」

「我也沒有辦法,就是來禱告希望他們變好啊!我還捐了300元呢!」

「還有別的基督徒受害嗎?」

「有啊!對面那一位先生也是。我們原來都在聖堂,反正,發生了很多事,朴牧師也走了,原來的兄弟姐妹不想分開,於是一起來到這裡。」

這個團體中有人特別擅長舞蹈,所以在唱聖詩的同時,一起做些簡單的舞蹈動作,大家看著電視螢幕,且唱且跳,氣氛活潑。當天牧師的主題居然是「魔鬼」,我聽了一下,了解到「魔鬼」的概念本就是聖經中很複雜也很重要的題目,它和上帝的真善美對抗,信徒在修習美好時,也要修習罪惡。

休息時段,會眾品嚐點心,隨後形成小團體各自談天,惠玉要我把她推到一個最大的談天團體旁邊,輕輕擺動食指要我們走開。我不懂其意,婉明對我耳語:「她一個人,別人不會防她,說不定可以聽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會眾看到她,都會前來安慰、鼓勵,惠玉起了精神,人都坐直了一些。光是見到四周這些健康活潑的人,就能讓她暫時忘卻病痛,不過人們終究還是離開她,自行快樂談論。在休息結束前,惠玉向我們這個方向點頭,我們走過去,等待她的表達。

她發出「搐搐」的聲音,不斷點頭,我們聽不懂,她急了,點頭力度更強,整個上身往下捅, 輪椅都開始搖晃。在她要哭出來前,婉明叫道:「住!」

她點頭,情緒平靜下來,然後用虛弱的手指頭指指落地窗外。窗外有個花圃,再往遠看去,是兩層樓的灰色住宅區。

「也許她要你去外面看一看,」婉明說:「我在這裡照顧她。」

這個由政府設置的老人公寓,大部份都是華人,除了房租低、提供午餐、活動等外,由政府出資聘請的看護員也在這裡挨家挨戶地服務。我進入住宅區就遇到三名華人,隨口問到他們認不認識馬氏夫婦,一人說:「我是替馬老太太服務的看護,固定為她打掃做飯,她的兒子媳婦常在那裡。」

「他們可不可能住在一起?」我冒險一問。

「不可能!」他大搖其頭,「這裡管得很嚴,如果外人住進來,是犯法的。」

「馬老太太住哪一間?」

他猶豫了,「你是誰?」

「一個朋友,沒關係,只要告訴我哪一棟就好了。」

「就是這一棟,二樓。」

我到了二樓,走了一圈聽動靜,沒有結果,後來等到一位老先生,我說:「我是來給馬老太太送禮物的,一下忘了她住哪一間?」

老先生沒有多想,馬上就告訴我了。

敲門,門開了,馬京恩口裡還嚼著飯,我雖然有所料想,但真看到他還是嚇了一跳,更別說他的臉色確實比以前糟很多。

「你們真的住在這裡?」我無法掩飾驚訝。

他不說話。

「你們怎麼可以住在這裡?」

「沒有房子了,還能去哪裡?」

「太太呢?」

「在裡面。」

我不想見瑞亞,好友一場,我理當替她留下最後一絲尊嚴。

兩個星期後,聯邦探員晨闖此處,把兩人扣上手銬帶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