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神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錄影顯示,馬京恩右手臂由黑色繃帶懸著,和P由室內走出。他非常生氣,對著錄影機鏡頭說,「你錄吧!你打擾我敬拜神,我一分錢都不還你,我說的!」

        「你在威脅我!說我一分錢也拿不到?」

      「你這樣…打擾我敬拜神,我再說,一分錢也拿不到,我說的,」馬用手在空中點三下,一個字一個字說:「我—說—的—」

      「你再說一遍!」

      爭吵聲引來注意,一名美國人出來說,他們打擾了其他人,請他們離開。

      兩人道歉後,往外走去,這時馬再度強調,P妨礙他敬拜神,所以一分錢也不給。態度愈趨強硬。

      「欠人家的錢,還敢說敬拜神,把這事當最重要的 —當初向你們買車時,怎麼不說你一毛錢也拿不到!」P發火了。

      又有人出來說,若再吵,會叫警察來。

      「聽到沒?要叫警察來了!」馬說。「下次再來,警察就請你走。」

      「我不會直接來,你就等著去吃牢飯吧!專門詐欺的人…」

      馬輕嘆一聲,「感謝神!感謝神!」

      「還感謝神!根本心理不正常,根本用這個來詐騙…,你為什麼當初要詐欺人?為什麼拿我們的錢,然後什麼都沒有,車子也沒付…

      「我那時如果轉動得了,我會—」

      「誰管你轉動得了轉動不了,你這樣要跟誰講?你去跟神講!欠人錢,說還錢,一個月還50塊,100塊,神?神會幫助你,是不是?」

      「我一直跟你說,神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那是你的廢話!你要神來憐憫你!」

      「靠神!靠神!」

      「你不靠自己雙手,要靠別人來憐憫你?」

      「靠神!靠神!」馬說完這句,似乎找到力量,聲音大起來:「我要賺出錢來才能還啊!」

      「你去跟法官說吧!你是很厲害的人,已經被你騙很多了,你把車子、房子賣掉,關我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們害你的!有沒有搞錯?」

      「你們不相信神,這是你們…我現在跟你講,一毛錢也不還,一毛錢也沒有!」

      「大老板淪落到這個地步,根本是無賴集團,所有文件通通都是盜簽,這點法院就告死你,所有文件都是騙人的,自己的信用不好把別人的信用也搞不好!」

       此時二人已走到大街上,影帶中車子的聲音轟轟響,馬往巴士站走去,不再回應。

      馬京恩沒有食言,他真的搬到北一街一棟綜合辦公大樓內租了一小室間,掛起招牌「希望車行」。我假裝顧客打電話過去,還是君君接的。「我要買三部奔馳GL 550, 全黑,內部全真皮,有天窗、迴繞音響、高性能車胎皮,你們有沒有?」

「有有有,剛好總經理不在,您留下電話號碼,他會馬上回話。」

「可以了,君君姐,夠了!」我不想再偽裝。

我力勸她不要再做白手套,她很生氣,引用了幾句聖經的話後,還要上帝咀咒我。

除了教會易地而辦,新希望車行也搬到北一街一棟辦公綜合大樓內,租個小間。我假裝顧客打電話過去,還是君君接的。「我要買三部奔馳GL 550, 全黑,內部全真皮,有天窗,迴旋音響皮—車胎,你們有沒有?」

「有有有,剛好總經理不在,您留下電話號碼,他會馬上回話。」

至於馬京恩右肩怎麼受的傷,受害人聽到可樂了—在取下原車行的十字架時,十字架不偏不倚落在他身上。(Part III ends, 待續31)

錄影顯示,馬京恩右手臂由黑色繃帶懸著,和P由室內走出。他非常生氣,對著錄影機鏡頭說,「你錄吧!你打擾我敬拜神,我一分錢都不還你,我說的!」

        「你在威脅我!說我一分錢也拿不到?」

      「你這樣…打擾我敬拜神,我再說,一分錢也拿不到,我說的,」馬用手在空中點三下,一個字一個字說:「我—說—的—」

      「你再說一遍!」

      爭吵聲引來注意,一名美國人出來說,他們打擾了其他人,請他們離開。

      兩人道歉後,往外走去,這時馬再度強調,P妨礙他敬拜神,所以一分錢也不給,態度愈趨強硬。

      「欠人家的錢,還敢說敬拜神,把這事當最重要的!當初向你們買車時,怎麼不說你一毛錢也拿不到!」P發火了。

      又有人出來說,若再吵,會叫警察來。

      「聽到沒?要叫警察來了!」馬說。「下次再來,警察就請你走。」

      「我不會直接來,你就等著去吃牢飯吧!專門詐欺的人…」

      馬輕嘆一聲,「感謝神!感謝神!」

      「還感謝神!根本心理不正常,根本用這個來詐騙…,你為什麼當初要詐欺人?為什麼拿我們的錢,然後什麼都沒有,車子也沒付…」

      「我那時如果轉動得了,我會—」

      「誰管你轉動得了轉動不了,你這樣要跟誰講?你去跟神講!欠人錢,說還錢,一個月還50塊,100塊,神?神會幫助你,是不是?」

      「我一直跟你說,神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那是你的廢話!你要神來憐憫你!」

      「靠神!靠神!」

      「你不靠自己雙手,要靠別人來憐憫你?」

      「靠神!靠神!」馬說完這句,似乎找到力量,聲音大起來:「我要賺出錢來才能還啊!」

      「你去跟法官說吧!你是很厲害的人,已經被你騙很多了,你把車子、房子賣掉,關我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們害你的!有沒有搞錯?」

      「你們不相信神,這是你們…我現在跟你講,一毛錢也不還,一毛錢也沒有!」

      「大老板淪落到這個地步,根本是無賴集團,所有文件通通都是盜簽,這點法院就告死你,所有文件都是騙人的,自己的信用不好把別人的信用也搞不好!」

       此時二人已走到大街上,影帶中車子的聲音轟轟響,馬往巴士站走去,不再回應。

      馬京恩沒有食言,他真的搬到北一街一棟綜合辦公大樓內租了一小室間,掛起招牌「希望車行」。我假裝顧客打電話過去,還是君君接的。「我要買三部奔馳GL 550, 全黑,內部全真皮,有天窗、迴繞音響、高性能車胎皮,你們有沒有?」

「有有有,剛好總經理不在,您留下電話號碼,他會馬上回話。」

「可以了,君君姐,夠了!」我不想再偽裝。我力勸她不要再做白手套,她很生氣,引用了幾句聖經的話後,還要上帝咀咒我。

至於馬京恩右肩怎麼受的傷,受害人聽到後認為上帝真的存在—在取下原車行的十字架時,十字架不偏不倚落在他身上。(待續2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