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永生

第二、三次調解會議和第一次一樣,毫無結果,出席人越來越少,待第四次會議時,只剩六個人。  一待大家坐定,馬京恩就每人面前放一份文件。 「這是法院文件,因房租未繳,被房東告上法院,我們要搬家了。」 「搬家,不是關門!你們還要做生意?」 「對,我們找了新地方,就在北一街。」 「我辦公室就在那裡,拜託你別來!」N急搖手。 馬京恩看來輕鬆,甚至讓人覺得,他宣布被房東趕走,幾乎帶著「報喜」的心情,似乎在說,我不是早告訴你們我們沒錢嗎?這就是証據。 但是陳瑞亞已經不一樣了,做了太多場面,說了太多謊話,甚至在被逼急時冒出「我們沒錢,是因為先生在外玩女人」這樣的瘋話後,她終於不支。 自始至終,她低著頭,拿枝筆在筆記本上不停地劃,腦後夾著廉價的假髮髻,十隻手指光白,沒有顏色,仍穿套裝,但已非名牌,她臉色泛黃,連眼白也變成同樣顏色,她從進門後就未發一言。 「保時捷有九部車,我們整個和他們在談,」馬京恩大方開場,像財務總監做月報:「我們和對方律師正在談判,看首期付多少,每月付多少。另外Audi也是大項,進度還未到Porsche的程度,Mercedez Benz情況比較複雜,每個人的律師都不一樣,我們也正在和各律師聯絡。BMW那裡也在做努力,以把責任轉到我名下。」 「你們真的和Porsche有聯絡?」50來歲的秦女士和緩地發聲,她是除了青青外,最有氣質和風度的受害人,若和她相比,婉明和我都屬悍婦。她已默默完成所有四部車的和解,退休賬戶、保險金都拿出來了。這是她第一次在會議中發言。。 「你們也看到了,我有出庭,可是法官問我是誰,還說我不需在場,法官給的判決是default judgment, 可是律師還要告個人,」馬京恩答。  「對方就是要錢。」  「沒錯,就是要錢,跟我們要錢不是那麼好,所以要告個人,這是原告律師的決定—」  「這個事實並沒有改變?」女士仍然心平氣和,我聽得都快冒火了。   馬京恩點點頭。   「你們錢欠得太多,根本無法解決,所以車廠告我們個人,所以此事已和你們無關了。你們應該高興。」   「不是這樣的,我們要負責任,當然要負責任。」   「我決定和解, 自己籌錢,把事撐下來,連人壽險也拿出來用,我想知道,我要等多久,你才能對我們這些自掏腰包的人交待?你要依租車時間來排順序呢,還是和解時間,還是看金額,我這輩子可能收到你的錢嗎?我本來計劃十年退休,現在要二十年才能退休。」   眾人皆無語。  「你有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受牽連的這麼多人,下輩子要怎麼過?你當初要我幫你擋,我一念之間決定幫你的忙,現在我也是一念之間,決定不要被追債,把這個債扛下來。 我下輩子全靠你,你有任何償還的規劃嗎 ?」  「這樣說,看你聽不聽得下去,錢一定要還,一定會還,可是我的情況,自己都生存不下去,我能還什麼錢?還講什麼大話?可是我一定還,我怎麼敢說這句話,我如果沒有信心,我不會講這個話… 現在連錢何時來都不知道,可是我有信心—」       「你這句話已經講過很多遍了。」       「現在不一樣了,我們有電動車….」       「什麼電動車,全騙人的,碰撞測驗一個接一個,車子早就被碰爛了!」N喊道。       「我們還有永動機 —」       「永動機是什麼呀!你把我們當三歲小孩!」       「我們生活上很困難,還在面對,為何還面對?如果我拍拍屁股走人,不是太簡單了!重點是,我們敢面對,就是對以後有信心。你們不信耶穌,不信我的話,那我也沒辦法,可是我可以告訴各位,為何我的信心這麼大 …」馬京恩停頓了一會,「因為我有永生。」       婉明雙臂「咚」地一聲落在桌上,四周響起笑聲,青青低語:「真聽不下去。」       「就像你們知道的李達,」馬京恩無視於大家反應,「不就是神蹟?給了錢還說兩個月以後才要車。」       我制止他再說下去。「那絶不是神蹟,拜託,別鬧了!」       「不要說神蹟,有神蹟我們就不會在這裡,」青青站起來,聲音及態度都強硬,自出事四年以來,從未見她如此。「現在我要知道的是,你為什麼讓秦女士在一個月內租4部車,而且,讓我提醒你,那時是2010年6月,那時你們什麼錢都付不出來了,你們明知道她一簽字就是什麼結果,你們竟然還那麼做,為什麼?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       「我來解釋,我們做出口—」       「你不要再跟我說什麼大水管,我不要聽,我只要知道,為什麼,你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告訴我,為什麼?」Continue reading “27 永生”

26 出面悔過

2012及2013年,萬馳車行己被撤銷營業執照,改名希望車行在原址繼續營業,掛名經營者換成下一代。聖堂禱告中心不再,由希望車行在倉庫內設新教會接續。馬氏二人已說的很清楚,宗教,是他們日後的追求。詐騙事件的確減少,但仍有發生。有一回我問馬京恩是不是又有教友受害,他很不耐煩地說:「就是那個桌球國手嗎?我不是早把錢還了,他還在吵什麼?」 我們去聯邦調查局報案已匆匆三年,沒有半點進展。打電話去問,都說因案件涉及國外,調查費時等。眾多受害者中,認賠者心情漸趨平靜,不再過問。認賠卻仍好奇者,如我,適度關切,那些損失太重者仍不時去求償,守著馬京恩,直到他喊:「魔鬼離開!污鬼離開!」車行內。有些小肢體衝突,警察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到後來大家都成熟面孔。 有一天,在我們群組聯絡中,多了一位署名Ruby的女子,她要我們週日下午在希望車行開會,還有晚餐招待。沒有人知道她是誰。 四時許,受害人陸續到來,個個愁容滿面,還有一位白人,又老又瘦,形魂孱弱,單獨坐在房間一角,我和婉明、青青三人對望,不敢相信受害人圈子竟已跨越種族界限。這位老人,一看就知必須靠社會福利金過生活。 坐定後,算算有18人。一位40出頭,穿紅色套頭毛衣的女子指揮大家入座,還指派一人去替白人做翻譯。 「誰召開這個會?」 「要我們來倒底做什麼?再開會都是白搭,還錢來!」 兩人先發難,接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滙集成一片「嗡嗡嗡」的怒怨聲。 「大家冷靜,不要吵,這個會是我召開的,我是Ruby,跟大家一樣,也是受害人,和大家立場一致,如果有誰懷疑我的動機,請放心吧!」紅衣女子口齒俐落,每句話不多不少,字字到位。       「請不要錄影,我不想上鏡頭!」她指著在場錄影的M,「請尊重大家的隱私。」  M是安靜的人,損失慘重,他不斷上網偵查兩人身家底細,找出不少線索。他不理會,繼續調整鏡頭,兩人又爭執了一會,最後大家協調,鏡頭只對準主桌上的兩人— 尚未出現的馬氏夫婦。 「我們的經驗其實都一樣,找這兩人永遠找不到,事情無法解決,你躲我追,日日夜夜,大家都是折磨,這不是辦法。所以我說服他們,要面對事實,不能再躲,要和受害人共商解決辦法。」Ruby邊說邊發表格,要每人寫上名字、車款、及數額。 N把表格推開,「這種表格我填多了,沒有用,還錢來,其餘都是廢話!你說吧!怎麼解決?」 「我不能告訴你怎麼解決,可是我可以告訴你,我曾有兩部車子,我跟他們說,我家是做生意的,信用一壞就沒有生意可做了,一年以後,車子的確付清了,可是,我的家人,包括母親、姑姑,名下共有六部車,其中有三部還是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你說我不急,我比誰都焦急!」  四周開始安靜。 「我好不容易說服他們,請大家珍惜這個成果,不要鬧!」  「什麼,難道還要我謝謝他們願意出面?」   「再爭這些無甚意義,你是要回到以前的局面,還是情願現在坐在這裡?」    「他們會講實話嗎?以前講的全是鬼扯!」     「那大家可以審視,大家都有機會來做裁判。」 「我才不在乎做不做裁判,還錢來!要不就給車子,別廢話!這是什麼鬼地方,錢一到這兒來就全被吸走了? 把那十字架拆下來!」N怒氣沖天,他約損失70萬。 「不會要我們來這兒禱告吧!」婉明說。  「不會,」紅衣女子很鎮定,「請大家留下資料,以後我們定期開會,一個月或兩個月一次,那麼平常就不要來找他們了。」   「等等,」婉明道:「我很感激妳的努力召開這個會,可是妳說平常不要來找他們,像是在給他們找退路。」     「叫他們出來,快!」眾人喊道。 馬京恩一身合宜黑西裝,內穿一件黑紅相間的背心,陳瑞亞一身黑白套裝,稀少的頭髮打鬆成包包頭,她沒有化妝,沒有笑容,眼睛往地面看,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精神散漫的陳瑞亞。 馬京恩坐定,扶扶眼鏡,直視大家。「我決定不做了,車行不接受我的作法。現在所有的法律訴訟,我們會解決,就像US Bank的情形,你看,他們只告我們,沒有告人頭,這就是我們和他們律師協調後的結果,以後,都是這樣辦,你只要跟律師說,萬馳會負責— 」 「萬馳負什麼責?萬馳早沒有了。」 「萬馳沒有,我們還在,我們會負責。」 「你少來這一套!你從來不回我律師電話!」M爆發了。「US Bank本來就只告你們,沒有告人頭,你還敢在這裡邀功!」  「這裡有US Bank的判決,你們拿去看看,」馬京恩把一疊資料放在桌上,交給坐在最近位置的婉明,「你傳下去。」   「這份資料我們早看過了,」婉明說,「US Bank的案子已經沒有參考價值,像M,他三個月前就被告了,律師費都已花了2萬,你要承擔責任,你承擔了嗎?根本沒有!」 馬京恩沒理她,仍然滔滔不絶談這個他們唯一處理過的案件,婉明向我一攤手,「我放棄,今天準又是白談。」 「好了,馬京恩,」我說:「US Bank 案件開庭時,我在場,你不在場,我問對方律師,他說你從不回應,哪有什麼律師?最後判你自動敗訴,好了,別再說了,談正事。」    「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我會主動聯絡各車行律師,扛起責任。」 「你混蛋!你一身債務,你要扛律師也不會理你!And you know it!」N重重敲擊桌子。 「只要我們繼續營運,」陳瑞亞抬起頭,拿筆在小本子上準備寫什麼,「他們就會答應,這也是我們坐在這裡的理由,若不想解決問題,我們不會坐在這裡,我可以告訴各位,我們不會破產,也不會自殺。」 「你不破產我們先破產!」有人喊道。 陳瑞亞輕嘆一聲,面帶笑容,像安慰一個孩子般地帶點嗲勁:「我真的不希望你破產。」 「我們確實營運困難,」馬京恩說:「我的一個顧客,掛著萬馳車牌,在路上開得好好的,居然被後面一個人追上來,要他停車,這個人把我們的事告訴那個顧客,說以後不要去萬馳買車了,有人說我們壞話,這是我們難處。」  就像所有之前的談話,兩人不退縮,不動怒,也坦白,也不坦白,兩小時後,受害人的情緒也終究平靜下來,有些人起身離開。Continue reading “26 出面悔過”

25 場面、天然拙、歪心

在回家的路上,先生問我:「女福爾摩斯,你的推論得到証實了嗎?」 「一開始,我的推論是他們必有難處,因為說謊者必羞愧,必隱藏,必不安,必睡不著覺,必眼神閃爍,可是當我在他們身上找不到半點此類痕跡時,我完全混淆了。然而我仍不死心,千方百計想証明我錯了,因為我錯他們才會對,只是每一次接觸,都顯露更多的不合理和荒謬。有一天,我忽然想起婉明說過的話,如果換個角度看呢?所以我從設局的角度重新審視這件事,忽然發現,從第一天起他們所作所為都『合理』—騙局的『合理』。回到重點,我的人性推論是錯的。」 他笑道:「你的反應還真慢,我早就告訴過你,只是你一直跟我反駁。」 「如果是陌生人,我必立刻『斷』、『捨』、『離』,可是,就是好朋友啊!唉!那麼多年的友誼,我無法說扭頭就扭頭,我必須不斷回看,直到絶望那一刻。更沒想到中途遇到宗教這個問題,我不能否定他們的信仰,但是人的語言他們拒絶聽,我也沒有任何宗教字彙,只得放棄。」 「妳弄清楚他們倒底是怎麼一回事嗎?」 「他們真的怎麼設局,我沒有直接証據,只能以間接証據、聯想和推測來建立最大可能性。陳瑞亞的個性,屬於易被騙的那種,好處是永遠笑嘻嘻、予人方便、好人緣,對你好時是真心,缺點是耳朵軟,喜歡被喜歡,有人捧就更得意了,再加上習慣過好日子,擺場面,對打腫臉充胖子的危險性無感,在生活各方面,把小違規得小利認為是會過日子,久而久之,尺度就越來越大。這些合起來,加上宗教,只要讓她有幸福感,夢幻感的話她都信,因為在其中她是快樂的。我相信很多人騙她,在某些層面上,也包括她先生。可是她完全無法獨立思考,遑論回擊,只有順從。」 「妳替她想那麼多,表示妳對她還有牽掛?」我先生拉起我的手,往下按兩按。 「也許吧!」我望向窗外,想哭。「我在替她合理化,或許根本無此需要 …」 「那她老公呢?妳怎麼看?」 「如果他的配偶是一名保守的領薪階級,他一輩子也就是矽谷眾多領薪階級之一,不發達,可是安全。然而他跟矽谷人一樣,都有雄心大志,加上太太的高人氣及大場面,他接觸到更好的生活,於是他也不安份了。」 「他愛車,未必懂車,或有任何經營才能,想快賺錢,就走歪了。小生意走小歪,大生意走大歪,遇到金融風暴,財務破口決堤,不顧一切救自己命,連累多人,到最後自己也糊塗了,連最笨的手段也使出來,如假冒他人去買車等。這個電動車事業,唉!我無法形容其荒謬,只能說是人為的『天災』。他走到這地步,壞心眼是一,笨拙是其二。他真的也不是那種擅於計算的con-artist, 只能稱為con-intern吧,還在實習階段,還未成「家」呢。『天然拙』加上固執,有善心也會結成善果,只是碰上歪心,就一路敗到底。此外他常說,『就說不是你做的,有誰會知道?』這樣無腦的話也能大方講出來,說明他根本缺乏任何人性聯想,你還能期望他對受害人有同理心嗎?我猜陳瑞亞這麼多年來日子也不好過,不知要替先生收多少爛攤子。唉!總之,兩人中有一人有獨立的理性,他們也不至於如此。唉!鴛鴦大盜,其來有自。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不明白,那些所有權狀是怎麼得到的,沒有所有權狀,車子無法出口。」 「我早就告訴過你,偽造的,他能偽造各種文件,偽造所有權狀也不難吧!」先生說。 「可是也不對,有人的確收到DMV寄來的所有權狀,若是偽造的,馬京恩直接用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把偽文件寄給租車人?更怪的是,有一車商收到所有權狀也收到車,仍不敢出口,因為他知道車款沒有付清,出口後會有問題。」 「看他心情吧!」我先生駛進車庫,「吃飽了就少騙一點,肚子餓就多騙一點。他沒有設立標準作業程序SOP,導致出糗狀況不一樣。」(待續26)

24 紅色電動車

不知由哪兒傳來風聲,有一輛紅色電動車停在萬馳車行,馬京恩希望大家去看。我得此消息,馬上和先生前往。 週六上午,馬氏夫婦都不在,車行內外也不見顧客,只見一位穿灰色制服的華人郵差在電動車旁東繞西繞,似乎對紅車非常有興趣。 「請問,你知道馬京恩在哪裡嗎?」我問。 「不知道,」郵差敲敲引擎蓋,「裡面沒有引擎,只有一個電池,空空的,好像玩具喔。」郵差的口音一聽就知來自台灣。「我剛開過。」 「喔?」 「你們也可以開開看,鑰匙在君君那裡。」 「你對車行好像很熟悉。」 「我每天來送信啊,我也租了車,苦不堪言,電動車是最後希望了,希望他們能成功。」 我把車子前後打量,並和Tesla的電動車相比。在矽谷時髦的Santana Row購物區內,Tesla設了一間展示室。那車子真是漂亮,像放大的汽車瓷器玩具,滿眼盡是光滑柔和的線條,還可讓客戶選擇大紅、鮮黃、碧綠、寶藍等各種鮮艷顏色。Tesla的跑車是有錢人的最新頂級玩具,賣品味,賣階級身份,雖然已有不錯的訂單,但是離回本還早得很,矽谷人談起Tesla,一半敬畏,一半揶揄。 眼前所見,是給一般大眾用的電動車,很陽春,車身看起來也嫌薄弱。 我先生拿了鑰匙過來,我們上車。一踩油門,車子一下子滑出去,撞到什麼東西。 「腳感不太一樣,要調整一下。」我先生小心地駛出車行,我則打量車內裝備,塑膠皮座椅,伸腳空間有限,完全是基本型款。「你喜歡嗎?」我問。 「談不上喜歡,不過環保意識當前,有人會買,可是電池壽命還是不夠長,所以電動車何時能進入主流,還不知道呢!現在賣得最好的是Nissan Leaf,別的品牌很難和它對抗,這部紅車是哪一家的?」 我上下左右搜索,「不知道,沒看到什麼和品牌有關的字或標記。」 「沒品牌?嗯… 奇怪…」 車子在國王大道附近轉了十五分鐘,又回到車行,此時馬京恩正在和郵差說什麼,可看出郵差表情急切,他看到我先生,就把郵差撂下走過來。兩個理工男,應該比較有話可聊。 「你覺得這車怎麼樣?」馬京恩問。 「不錯啊!只是腳感滑溜,穩定感不夠,等我習慣就好了。你們以後要代理?」 「我們還要找別人代理呢,這是我們的車。」 我又呆了,等我眼睛能稍微閤閉時,我想起一個月前陳瑞亞所提到的投資和永動機。 「怎麼說?」我先生很有興趣。 「我們在研發電動車,這車是我們自己做的。」 「哇噻!這個熱門啊!」我先生並不明白我所了解的情況,再說,矽谷理工男不管以什麼話題開頭,三分鐘後一定轉到科技創業這一塊,有誰勇敢出征,都會得到讚賞。夢想還越大越好,等到有一天成功了,就可以得意地對後輩說:「當年我開始時,每一個人都說我瘋了。」 他沒瘋嗎?小小汽車銷售商和汽車製造業的關係,和馬和馬鈴薯的關係一樣遙遠。他的錢哪裡來,已經很清楚。沒錯,矽谷人在評論誰誰誰又拿到資金時,也會開玩笑地說:「又騙到錢了」。夢想大到出格,幾千萬幾千萬地燒光,也可以說「騙」。若他真的要以創業致富,可以直接到創投業宣揚大計劃,也不必那麼草根性的一一辛苦設局啊!其實,他的下一步我已替他想好了,不如把所有受害者列為電動車股東,依受害金額發放股權,負負又得正了。 「現在電動車前景太好了,」馬京恩說:「兩年前,特斯拉推出電動跑車roadster,馬上全球轟動,訂單成百上千的來,歐巴馬政府給了特斯拉 465萬美元的貸款,每買一部車還有7500元的聯邦稅務優惠,我算了一下,一部車只要賣1萬2千就有得賺。政府的車輛也紛改用電動車,在矽谷繁華市區,電動車停車還不要錢呢!還有,股神巴菲特投資了中國的汽車電池製造公司比亞迪,中國政府也加持,我看,這電動車是要起來了,而且是大起。」 我想起車行慶祝喬遷的那一天,特斯拉的紅色Roadster出現在車行,引起賓客騷動。 「這跟你們又有什麼關係?」我忍不住插口。我先生踩我一腳,要馬京恩繼續說。 「矽谷就是這樣,機會不等人,汽車的技術等了一百年,才等到現在的典範轉移。傳統汽車早被大廠牌把持,我們怎麼有機會?可是電動車不一樣,小蝦米也有大博的機會。中國是全球最大市場,很多人在做,在投資,我們在中國有很多人脈。」 「我不覺得中國的電動車技術能和美國技術相比。」我先生說。 「沒錯,你是專家,所以我們要在美國組裝。流程是這樣的,中國那裡做半組裝,我們這裡做後組裝,以美國車身份賣回中國,中國人相信美國技術及美國車的審核標準,那就比中國車有優勢。以前半導體、個人電腦、網際網路幾個大時代我都錯過了,現在機會來了,我又在汽車業那麼久,該輪到我了!」 「輪到我也不會輪到你!」我快發狂了。「你有什麼能力做汽車?你已經欠那麼多錢,你拿什麼投資?」 「這你沒搞懂,是次序的問題,就是因為投資,才欠錢啊!」 「那你要投資到什麼時候?總不能一直騙錢,一直投資吧!」 「投資的錢,已經放在那裡了,不能動。投資也不能停,二期、三期要不斷放錢,一停,前功盡棄,這個道理,矽谷人人都懂。」 「如果你要受害人贊助你投資,好歹也說一聲吧!」我漸漸沒了力氣。 「那你要怎麼還我們的錢?」我先生開始明白其中問題。 「我們有錢當然還,沒錢怎麼還?」 「把投資股份賣掉,就有錢了。」 「我們現在把股份賣掉,賠得更多,車子一定要做出來,才能吸引買家給高價。到時候,我們所有的債務一次還清!」 「你們根本也賣不掉,你們名聲那麼壞!」我又嚷嚷了。 「等我們把車做出來就好了,買主也不會管我們名聲好還是壞,只要他們覺得能賺錢就好了。」 「怎麼聽起來像另一個騙局,天啊!」我摀住臉。 「汽車業投資很大,你們有合夥人?」我先生問。 「當然有,有美國人,是福特退休經理,他去找了Fiat舊廠,用Fiat的車身生產線,還有大陸那邊的人,他們的電池技術比美國先進。」 講到電池,我問他:「永動機的事你知道嗎?」 「我知道。」 「你相信嗎?」 「科學上難以置信,不過,在神的世界裡,什麼都有可能。瑞亞經歷了很多神蹟。」 「那位台灣工程師,說發明了永動機,還要8千萬,你沒有和他合作吧!」 「沒有,來不及,瑞亞那麼說,我就聽她說,事情會怎麼發生,神會告訴我,人不用判斷,也不能判斷。」 「你投資的事,瑞亞從頭到尾都知情?」我問。Continue reading “24 紅色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