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神蹟

她點點頭,眼中閃著光,「這都是上帝的工作,我們現在這樣的局面,不能靠人,只能靠神了,我只要禱告完,晚上就睡得著。妳不是睡不好嗎?禱告就可以把心中負擔放下,好好睡一覺。天下有這麼好的事!我們的情況,的確很艱難,人已經沒有辦法了,只能靠神蹟。」

「什麼樣的神蹟?妳可不可以舉個例子?」

她突然精神來了。「真的,有些事,你不能不說是神蹟,根本無法解釋,這一路如此艱難,可是我們一關一關過,也走到了今天,就像上個禮拜,我還在為房租發愁,2萬6千元哪!我去哪裡找這麼多錢?可是,我就是接到了一個電話,李達,你還記得他嗎?以前在灣區,現在派駐紐約,他就是寄來一張2萬6千元的支票,哪有這麼巧,時間巧,連數字都一樣,不多不少!」

      她把那張支票拿出來閃了閃,我瞥見26, 435的數字。

      「我記得李達,他要買車?」

      「對,他替公司買車,你看,錢就寄來了,這麼爽快!連車都不看!」

      「真的爽快,這表示他信任妳。」

      「以前他還在灣區時,沒事就來我這兒拿車去開,我一句話都沒說。」

      「那是妳以前寬容大度,不計較細節,所以得人心,交了不少朋友,現在他那麼爽快,相信妳,是回報妳以前對他的好。」

      「所以我馬上把錢存進去,這個月房租就有了,你說,除了神蹟,這還有什麼解釋?」

      「等等,」我開始混亂,「你把李達的錢拿去付房租?」

      「對啊!天下就有這麼巧的事,哈哈!不但錢數一樣,而且李達還不急著要車。」

      「你們這個月的房租有了,那李達的車子呢,妳拿什麼錢去買?」

      「那就再看了。」

      唉!她暗地裡這麼做也就算了,竟然還充滿幸福感地把它說出來!所謂「一關一關過」竟然就是這個意思。如果她在教會裡以此做見証,大家不相信也好,若認真相信了呢?

      「如果李達給你2萬6千元,要妳去付房租,這是神蹟,可是事情不是這樣啊!是妳把顧客的錢拿去他用,這叫挖東牆補西牆,和神蹟半點關係也沒有!瑞亞,妳一定要好好把這件事處理好,不要又失控了。」

      「當然,你可以去問李達啊!」

      「我一定會問他。」

      她笑了。「謝謝妳,妳這樣監督我,我就不會做錯,我也樂於讓你監督,甚至我還想請你做我們公司的股東,那就可隨時隨地監督我。」

      陳氏驚奇再度上演,她要請受害人做股東!

      我當場聯絡李達,對方十分吃驚,不知當年敬佩、喜愛的陳姐如今已是這樣。再者,他也急於要車,從來沒有「不急於要車」這件事。李達立即和陳討論,要求馬上拿車子。

「對李達來說,我今天剛好路過你這裡,剛好問對問題,幫他挽回車子,這才是神蹟。」我說。

然後我想起一個困擾所有被害人己久的問題,這個問題我曾問過馬京恩,他說:「神在看。」再講兩句我們就吵起來。眼前陳瑞亞講到神蹟,顯露出某種奇異的坦白和順從,或許此刻有機會解謎。

「你們三年來也攢了好百萬,錢都去哪裡了?」

她把辦公室上下左右指了指,「這些房租啊,人事費用啊!以前要付三處房租,除了這裡,還有舊修車廠,舊車行,好在這兩個現在都處理掉了。」

「除非你們早已脫產,或錢埋在某個洞穴裡,否則你們應該過著相當美好的生活,可是你們卻不是這樣,這完全不通,或者,你們也被人騙了,在補哪個我們所不知的大洞。」

「你講的沒錯,我們水電都被切了,三棟房子全沒了,沒有了也好,不必付房產稅。」

「可是買上百盒蘿蔔糕賀新年,印年曆、提供教會晚餐,花錢請牧師,這都不是窮光蛋會做的事。你們那麼多錢倒底在哪裡?」

「我以前公關費都是幾萬幾萬在花,現在幾千幾千根本不算什麼。而且,我們也是很努力很努力在想辦法啊!我們窟窿太大了,一輩子還不了,所以我們也要再投資。賺大錢才能還得起!」

「你用騙來的錢去投資?」

「等到我們成功,還了錢,就不是騙了,只是請大家多等幾年。」

「你投資什麼?」

她深深看我一眼,拿出手機,一陣搜尋後,把手機交給我。照片裡,是一個橢圓形的密封扁箱,中間插著一根長長細棍。

「這也是一個神蹟,你說,我去歐洲開會,千里迢迢,怎麼就會遇見他呢?他是台灣來的工程師,發明的東西剛好是我要的。這稱為永動機,現在裡面裝了四個電池,我在看那四個電池可以耗多久,發明人說,可以永遠循環自動產生電。」

 「妳親眼看過這些電池?」

 「當然看過啊!我還操作過,我們把原子筆綁在中間那根長桿上,那個機器一直轉,一直轉,原子筆裡面的墨水都噴出來了,噴得到處都是,你看,就有那麼大的力量。」

 「所以呢?」

 「所以,如果這種電池是真的,可以永動,我們就有大生意做啦!我們可以做電動車,也可以賣電池,這個錢,何止百萬、千萬…」

  「這個,和朴牧師所稱的自動電源有沒有關係?」

  「他只是給我這個啟發,你看到的,是更商業化的發明,這位工程師很隱密,他說萬一機密早洩,全世界的電池製造商都會要他的命。我們開會都很秘密。」

   「要如何証明這個永動機是真的?」

  「我也在看,所以我們把永動機鎖在這個箱子裡,兩人各拿一把鑰匙,一年後一起打開,看看電池裡是否還有電,誰也不能先打開那個箱子。再過兩個月,答案就見分曉。」

    我該告訴她真相嗎?永動機已是熱力科學界否定的妄想,任何做此聲明的人,背後都藏著貓膩。或許,為了減少在我面前夢幻破滅的尶尬和痛苦,我該讓她自己發現。不過,如果那個工程師也不懷好心,繼續唬弄,陳瑞亞必然入甕。做灰色生意多年己磨光了她細察真假分際線的能力,她騙人容易,同樣的,遇到高手,騙她也容易。

「如果永動機是真的,這生意要怎麼做?」

「發明人開價8千萬。」

 「你們不致於…」

 「我們當然不會給他8千萬,而是以後一起開發、合作,妳放心,當然了,這個永動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可是我相信,我以後一定很有錢。」

「我建議妳找真正的專家評斷一下真假。」

「我早想到了,我問過一位柏克萊大學的電機教授。他說,如果是真的,他就投資。」

「這是禮貌客氣的說法,基本上,他不相信。你可去谷歌搜尋永動機,上面有很多資料,不難懂。」

 我感到無盡悲傷,甚至想上前擁抱這位早已陌生的前好友。太累了,我看到了她的盡頭,於人,於神。

我起身離開,她塞給我一盒蘿蔔糕。「喔,我忘了告訴你,我們自己辦教會了,就在車行後面,稱做希望教會,每週二晚上聚會。」

「聖堂解散了,朴牧師走了,妳接手?」

「是的,總要有人去辦,否則兄弟姐妹就要失散了,我希望你也來。」

「也許吧,」我站起身來,想起那塊灰色布招。「你們改名希望車行,是因為萬馳的營業執照被吊銷了?」

她垂下眼簾,嘆了一口氣。自2008年出事以來,四年間,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平穩大度」的風格稍有閃失。

「不能就此收了,還要繼續做?」

「我們做比不做好。」她端坐在那張黑皮沙發上,再度「平穩大度」。

我出門時,仔細讀了掛在牆上的新營業執照,總經理和董事長都是他們的下一代,都才大學畢業。

事後我和朋友談及此事,每人都搖頭,「哪有這種事,她在編故事騙妳。」

「我也覺得,可是我確實看到那張照片。若無那照片,我也相信我那天根本沒去萬馳,那天所有對話都是我的想像。」

「說不定她只是隨便從手機找一張照片來唬你。」婉明說。

「啊!」我大夢初醒,或者…我真的說了「大夢初醒」這四個字,或根本也沒說?

不過一個月後,我「幾乎」確定我和陳瑞亞那天有關「神蹟」的對話確實存在。因為我在萬馳門口,看到一部紅色電動車。#(待續 24 紅色電動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