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神蹟

她點點頭,眼中閃著光,「這都是上帝的工作,我們現在這樣的局面,不能靠人,只能靠神了,我只要禱告完,晚上就睡得著。妳不是睡不好嗎?禱告就可以把心中負擔放下,好好睡一覺。天下有這麼好的事!我們的情況,的確很艱難,人已經沒有辦法了,只能靠神蹟。」 「什麼樣的神蹟?妳可不可以舉個例子?」 她突然精神來了。「真的,有些事,你不能不說是神蹟,根本無法解釋,這一路如此艱難,可是我們一關一關過,也走到了今天,就像上個禮拜,我還在為房租發愁,2萬6千元哪!我去哪裡找這麼多錢?可是,我就是接到了一個電話,李達,你還記得他嗎?以前在灣區,現在派駐紐約,他就是寄來一張2萬6千元的支票,哪有這麼巧,時間巧,連數字都一樣,不多不少!」       她把那張支票拿出來閃了閃,我瞥見26, 435的數字。       「我記得李達,他要買車?」       「對,他替公司買車,你看,錢就寄來了,這麼爽快!連車都不看!」       「真的爽快,這表示他信任妳。」       「以前他還在灣區時,沒事就來我這兒拿車去開,我一句話都沒說。」       「那是妳以前寬容大度,不計較細節,所以得人心,交了不少朋友,現在他那麼爽快,相信妳,是回報妳以前對他的好。」       「所以我馬上把錢存進去,這個月房租就有了,你說,除了神蹟,這還有什麼解釋?」       「等等,」我開始混亂,「你把李達的錢拿去付房租?」       「對啊!天下就有這麼巧的事,哈哈!不但錢數一樣,而且李達還不急著要車。」       「你們這個月的房租有了,那李達的車子呢,妳拿什麼錢去買?」       「那就再看了。」       唉!她暗地裡這麼做也就算了,竟然還充滿幸福感地把它說出來!所謂「一關一關過」竟然就是這個意思。如果她在教會裡以此做見証,大家不相信也好,若認真相信了呢?       「如果李達給你2萬6千元,要妳去付房租,這是神蹟,可是事情不是這樣啊!是妳把顧客的錢拿去他用,這叫挖東牆補西牆,和神蹟半點關係也沒有!瑞亞,妳一定要好好把這件事處理好,不要又失控了。」       「當然,你可以去問李達啊!」       「我一定會問他。」       她笑了。「謝謝妳,妳這樣監督我,我就不會做錯,我也樂於讓你監督,甚至我還想請你做我們公司的股東,那就可隨時隨地監督我。」       陳氏驚奇再度上演,她要請受害人做股東!       我當場聯絡李達,對方十分吃驚,不知當年敬佩、喜愛的陳姐如今已是這樣。再者,他也急於要車,從來沒有「不急於要車」這件事。李達立即和陳討論,要求馬上拿車子。 「對李達來說,我今天剛好路過你這裡,剛好問對問題,幫他挽回車子,這才是神蹟。」我說。 然後我想起一個困擾所有被害人己久的問題,這個問題我曾問過馬京恩,他說:「神在看。」再講兩句我們就吵起來。眼前陳瑞亞講到神蹟,顯露出某種奇異的坦白和順從,或許此刻有機會解謎。 「你們三年來也攢了好百萬,錢都去哪裡了?」 她把辦公室上下左右指了指,「這些房租啊,人事費用啊!以前要付三處房租,除了這裡,還有舊修車廠,舊車行,好在這兩個現在都處理掉了。」 「除非你們早已脫產,或錢埋在某個洞穴裡,否則你們應該過著相當美好的生活,可是你們卻不是這樣,這完全不通,或者,你們也被人騙了,在補哪個我們所不知的大洞。」 「你講的沒錯,我們水電都被切了,三棟房子全沒了,沒有了也好,不必付房產稅。」 「可是買上百盒蘿蔔糕賀新年,印年曆、提供教會晚餐,花錢請牧師,這都不是窮光蛋會做的事。你們那麼多錢倒底在哪裡?」 「我以前公關費都是幾萬幾萬在花,現在幾千幾千根本不算什麼。而且,我們也是很努力很努力在想辦法啊!我們窟窿太大了,一輩子還不了,所以我們也要再投資。賺大錢才能還得起!」 「你用騙來的錢去投資?」 「等到我們成功,還了錢,就不是騙了,只是請大家多等幾年。」 「你投資什麼?」 她深深看我一眼,拿出手機,一陣搜尋後,把手機交給我。照片裡,是一個橢圓形的密封扁箱,中間插著一根長長細棍。 「這也是一個神蹟,你說,我去歐洲開會,千里迢迢,怎麼就會遇見他呢?他是台灣來的工程師,發明的東西剛好是我要的。這稱為永動機,現在裡面裝了四個電池,我在看那四個電池可以耗多久,發明人說,可以永遠循環自動產生電。」  「妳親眼看過這些電池?」  「當然看過啊!我還操作過,我們把原子筆綁在中間那根長桿上,那個機器一直轉,一直轉,原子筆裡面的墨水都噴出來了,噴得到處都是,你看,就有那麼大的力量。」Continue reading “23 神蹟”

22 龍年新氣象

2012龍年來到,華人社會喜氣騰騰,每個肚子裡的小生命都被寄予天子命,每一株結滿紅彩帶的金錢樹都將茁發,每一個新年新決定都代表更高、更遠的希望,是的,希望。 甚至,金融風暴也收尾了,一棟棟法拍屋覓得新主人,繼續在矽谷這塊寶地上瘋狂增值。相對之下,馬家的遭遇更顯坎坷:在金融風暴初起時勇敢收爛攤,買下豪華胚胎屋,然而因生意失敗,欠繳貸款,在萬事重新來起的樂觀大環境下,豪宅被銀行收回。 我坐在萬馳車行內,膝上放著從圖書館拿來的紅金龍年年曆,瞪大眼睛打量眼前一切。喔!車行已改名了,暫時用一塊灰色布招代替,寫著「希望車行」。內部則煥然一新,象徵富貴吉利的招財樹和水仙花在前廳內這裡一束那裡一盆的炫爛綻放,花草掩映中,出現一套黑色義大利流線型沙發及咖啡桌。在前廳旁邊一排開放式的會客空間中,擺著中式圓餐桌及西式長餐桌,搭配雕花明式太師椅。他們現在安身於一小公寓中,所以這些原屬豪宅的精緻家具,就搬到這兒來了。 「好久不見,過年了,龍年行大運,來!」君君把手中的禮盒拿給我,「老板娘送的蘿蔔糕。」  那是此間一家著名廣東館子特製的新年蘿蔔糕,粉紅色硬紙盒禮品包裝。   我沒有接,不可置信,「這種情況,還送禮啊!」  「過年討吉利,見者有份。」  「見者有份?」  「是啊!」  「那要準備多少盒?」   君君姐笑道,「拿著吧!」  「還有這個?」我舉起萬馳車行印製的免費年曆:「還在印?」 「老板娘說這是車行傳統,不能停。」 我真的想哭了,陳瑞亞如此堅持擺場面,已遠遠超過「打腫臉充胖子」的層次,或許希臘悲劇裡都早己有對這種人性有所剖析。 「這裡發生了那麼多事,那麼多人來鬧場,你還好嗎?」君君跟在陳瑞亞身邊多年,盡責忠誠,她是最了解,或最不了解馬、陳二人的人?我想知道她屬於那一種。 「我們這裡是正規做生意的地方,有人來搗亂,我要報警的,這是美國。」 「你報了嗎?」 「當然報了。」 「你現在也和老板一起禱告?」  「是的,在主的帶領下,我們很快樂。」   「有人打電話來駡你的老板和老板娘,你對人家說,我們哪裡有騙,我們基督徒是不會騙人的。」   「是啊!我們基督徒是不會騙人的。」 「看到那麼多人在這裡發脾氣、掀桌子,你從來沒想過,為什麼?」 「誰做生意沒有困難的時候,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她笑容依舊,沒有半點不悅。 此時我想到教堂執事曾提過,「若不是朴牧師的異象,君君早就…」她一年前得急性盲腸炎轉闌尾炎,九死一生,是陳瑞亞幫助她渡過難關,也因此,朴牧師的恩膏治療也曾用於她身上。 「聽說你當時的情況很危急,是朴牧師救了你。」 「我當時已昏迷,朴牧師坐在我床邊一整晚爭戰禱告,我感到肚腸內有一團團熱氣上升,然後,就有種荒原上忽然百花齊放的感覺,第二天,醫師來看,都不相信,我經歷了神蹟!」 「如果你當時己昏迷,怎麼能感到熱氣…百花齊放?」 她停頓,看了我三秒鐘。「你找老板娘有什麼事?」 「說有事也有事,說沒事也沒事,看到萬馳年曆,想到她,大年初三,來拜年。」 看來君君已罩上一層由宗教和忠誠而形成的保護膜,她在膜內安好,怎麼想,怎麼說,怎麼擋,已形成一套很順滑的說辭。我不必跟她直陳這兩人的詐計,也不必迂迴於雙面人的性格剖析,我不應該再說什麼打擾她的平靜和簡單。世人並不擁抱真相,只擁抱令人舒服的真相。。 「萬事小心。」我說。 我敲門。進去後,見到陳瑞亞端坐在她的巨幅寫真照下,仍是美髮師打理的頭髮、聖約翰套裝,十個指甲染紅做花,銀耳環、金戒指。 如果她此時抱著我痛哭,說聲:「我錯了」,或者只是問:「我怎麼辦?」我都會心軟。但是她仍然是那付不知來自哪個星球的好態度。「龍年行大運,」她雙手交握放在胸前,「很高興看到妳。」 「真的高興嗎?」我從手提包中拿出一封信,「歹戲拖棚一年多,律師告我了,怎麼辦?」 她拿過信,用黃色粗筆在信上標重點。「6萬4千,怎麼那麼多啊?妳放心,我回來了,我回來上班了。」 「什麼意思?… 那麼這三年你在哪裡?在做什麼?」 「自從三年前我去擔任工商聯誼會會長後,公司一切業務就交給我先生處理了,現在弄成這樣,他也答應不再做,所以我回來上班,收拾殘局。」 「他答應不再做什麼?」 「不再用人頭了,他知道錯了,不能再這樣做。」 我深吸一口氣,「太晚了,真的太晚了,而這三年來,妳難道都不聞不問?」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不可能,找人頭都是妳出面。」 「是我出面的,可是,妳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每次問他,他就說沒錢了,問車子去哪裡了,他也語焉不詳,再問,就說他忘了,你說,他這樣子,我能怎麼辦?」 「你們兩人,倒底是怎麼分工的?誰主內,誰主外?是妳牽累他,還是他牽累妳?你們兩人,不管是使壞,或犯錯,或盲目,都那麼同步,兩個人,總該有一個人比較清醒一點點,一絲絲吧!每租一部車,人頭、銀行、車廠,車商全部遭殃。還有,你們也沒發到財,反而身陷重債,房子沒了,甚至有刑事責任,你們一敗塗地,倒底在做什麼?這是誰的點子?」 「你不知道,事情真的非我們能控制,我們以前都是買車,可是誰知道,2008年州法改了,買車的稅金不能在所得中扣繳,所以原來可拿回的5000元,全沒了,我們沒錢可賺啊!能賺5000為何只賺500,那也沒有錯啊!只好用租的。」 「胡說!州法沒改,是美國車廠不讓你們買車賣到大陸,破壞他們的代理制度,你們才買不到,用人頭。好吧!用人頭也可以,付現金買就好了,還用租的?你們說租的可以省5000營業稅,怎麼省?除非你們根本不打算付清,否則租約到期還是要付稅。好吧!就算你們乖乖付完稅了,還要州府退稅,就算有所謂退稅,車主又不是你,怎麼會退稅給你?對的,你要我們簽文件把車子轉讓給你,可是車租約上寫得清清楚楚,租車沒付清根本不能換車主,所以那些轉讓文件根本白簽!你們打的算盤,所謂獲利模式,根本不存在!怎麼那麼笨?還有,對那些車商,人頭用完了,你們根本也弄不到車,卻謊稱車源無虞,拼命收錢,你們怎麼那麼壞!」 我一口氣「喊」這麼多,喉嚨發緊,身體顫抖。 「喔!租車沒付清不能轉讓,我真的不知道。」她淡淡地說。 君君聽到鬧聲進來了,陳瑞亞要她找一些喉糖給我。我吃了兩顆,平靜下來。吵有什麼用?動不了她,只傷到我自己。「妳要怎麼收這爛攤子?」 「他在人際上真的不行,我在這方面可以幫他。其實你可以去問一問,以前我主事時,不是一切好好的?」 「現在不是人際關係的問題,是善與惡,是你要怎麼渡餘生的問題。你不能再幫他了,我了解,如果他執意做下去,你真的阻止不了他,那只有全力保護自己和孩子,看來目前只有一條路可以止血,你必須和他分割。」我始終認為,陳瑞亞在「通情達理」上,還是有些天生的優勢。馬京恩的思考模式已固定,遇到挑戰時,他會用各種方式迴避、抵擋、胡扯,永遠走不出來。 「怎麼分割?」 「離婚。」Continue reading “22 龍年新氣象”

22 全球被害人

一則報紙半頁廣告,像把氣悶鍋過早掀開,騰騰熱氣,轟隆轟隆。我們讀傻了,原來有許多事,我們還不知道。 萬馳必發車行詐欺行為全球受害者反擊自救會正式聲明: 如果您也是萬馳車行金錢和信用的受害者,站出來吧!您並不寂寞,我們正在找您,牽扯金額數百萬元,我們需要您真實故事來幫助司法並要回損失。我們的努力已讓聯邦調查局和縣警署查辦了。 全球萬馳車行的受害者們,您也和我們一樣嗎?向萬馳買車而發生了下面的情況: 1.      給了全款現金買車,2. 大半年都不交車,3. 退車一再拖延也不還清車款,拿不到車也拿不到錢,4. 信用被借去買車但不付清車款使你們信用破產。 請勇敢站出來追討權益,讓這樣的公司失去繼續騙人的機會,讓司法制止他們,並維護你的權益,讓損失能得到補償。不僅如此,我們知道很多受害人都是華人,到目前為止,都不知所措,投訴無門,而只能默默忍氣吞聲。 本自救會同時呼籲成功追討者提供經驗,鼓勵受害者廣為傳播這份聲明,所有來函將不公開。 當天晚上,陳瑞亞如常參加某一社團理事會,活潑、健談一如往常,也很盡責地討論、舉手、發言,同會者反而心有掙扎,不知該迴避,或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待見到陳瑞亞驚悚式的好態度,他們反而更感驚愕,所以反應和美髮院的顧客一樣,「她怎麼像沒事似的,好可怕啊!」 第二天,原本日日在華人電視上播出的一則宣揚智能電錶的公益廣告,已悄悄把她的鏡頭拿掉。過兩天,萬馳車行在報上刊登緊急聲明啟事: 本車行已延聘律師,現正以合理與負責任的方式與這些客戶陸續達成解決方案及共識。同時,若任何人指控不實,影響個人名譽及商礜,將依加州民事法規第45條書面毀謗及第46條口頭毀謗,提出民事損害賠償等。本行再度強調,「租車人頭都是你情我願。」 若客戶對該行及其負責人有任何請求及賜教之處,請於本啓事登載日起十日內,儘速向本行及其負責人,提出其書面請求及支持該請求的相關証據及文件,本行負責人及律師將以合理、負責、專業及最迅速的方式,解決一切有關契約履行等問題。 我讀了這則聲明,氣壞了,拿起電話就打,試了十幾次,終於接通了。 「你那聲明實在胡扯,要我們提出証據?小偷行竊,還要我証明那些東西是我所有,然後不見了?龐氏騙局的受害者還要提出稅單,才能証明遇到大騙子嗎?你不是警察局或保險公司,你是…」 「 那個聲明不是針對你,你的事我已在處理。」 「你情我願是什麼意思?你在侮辱我,侮辱所有幫助過你的人!」 「那是律師教我寫的。」 「哪個混賬律師?」 她還真說出了一位僑界知名律師的名字,我想她也是胡縐。 「那個登報的人是怎麼回事?」 「他在敲詐我。」 「敲詐都是私下敲詐,有人登報敲詐的嗎?」 「你不知道,他付15萬買車,我給了他三部車,沒買到的車錢也都還清了,這事拖了一年,整天來煩我,我不知道他倒底要怎麼樣?他倒底要從我這兒拿多少錢才甘心。這種人—」 「你們為什麼要讓這種事一再發生?如果依合約辦事,沒車就還錢,哪裡會拖一年?是你們拖人,不是人家拖你,你們拿了錢,先去補別的洞了,是不是?」 「我沒有辦法啊!我們要付三處房租,現址,舊址,還有修車廠,我們開銷太大了。」 「話說回來,舊租約未到期,你們為什麼要去租現在這麼大的地方,你不會做算術嗎?」 「會做算術有什麼用?我也做啊,可是全是白做。前一分鐘還在說經濟過熱,下一分鐘就來個金融風暴,我花5萬元買車,什麼都沒拿到,只拿到兩把鑰匙,所有的事都無法預測,不像你,連股票都不買,你可以安排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預知結果,我們做生意的,必須非常靈活。」 「那你要怎麼…靈活?」 「我們做比不做好。」 「你們還要繼續做?」 「我們做每件事,都是有啟發的,不是亂決定的,譬如租現在的車行,就是朴牧師看到異象,看到四周街上都是電動車在跑,電動車是未來趨勢,所以將來我們也可朝此方向發展。」 我一聽到異象,腦子就浮起「自生能源」、「永動機」這些事情。「任何人的話你都信?你不會自己做點功課,做判斷?」 「怎麼說?」 「路上有很多車在跑?國王大道是南北通衢,還會沒有車在跑?朴牧師怎麼知道那些都是電動車,不是汽油車,不是油電混合車?他有X光視力,能穿透引擎蓋,看到裡面是電池而非機械引擎?」 「你在說什麼啊?」 我掛斷電話,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讀此聲明後憤怒的不僅是我。氣不過的五人在三天後召開記者會,在會場拉起一條灰色横幅「萬馳車行受害者,請勇敢的站出來」,公開事件始末,婉明是其中之一,除了登報的L先生外,其他人都戴上黑色寬口罩。 L先生約40多歲,故事和2008年的B先生一模一樣,他沒有把馬京恩告上法庭,而採取了更直接有效的自救方式。 「馬氏夫婦其實和大陸少有聯絡,都是透過我們這種汽車貿易商賣車。我向他買三部,他說車子在路上不見了,也不還錢,我真的氣不過,才組織自救會,也同時驚訝地發現還有數十、甚至上百人受害。」他對記者說道。 「他們拿不出錢來,我只好去車行拖舊車,一部一部修好,在網上賣,總算補回一部份損失,後來差款只有五萬元,他們仍然拿不出來,我只好去擔保公司投訴拿回五萬,雖然錢數上是對的,但是我的利息、商譽、及耗費的時間精力呢?這些怎麼算?」 L先生很聰明,除了去司法單位申告外,自己直接動手,去拖車,去擔保公司討公道。擔保公司指的是Auto Dealer Bond,各車行都必須投保才能獲得營業執照,目的是保護消費者。也就是說,不法情事嚴重,若消費者的申訴被接受,擔保單位會出錢賠償。 從這裡我學到: 1.L先生為專業貿易商,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及管道來自救。集資—買車—運這種看起來任何人都可以做的生意,業餘者來做,若遇陷阱,求救困難。2. 做自己不熟悉,不專業的投資或生意,要先估量有沒有反轉求公道的力量或管道,若沒有,逃!  事後我和L先生聯絡,他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騙我們商人也就算了,怎麼可以騙朋友?」 k記者會後,記者去採訪馬氏夫婦聽取他們的說法,他們很大方地拿起前兩天在報上登的緊急聲明啟事,照了一張相,仍然堅持「誠意解決,依法處理」等。他們說什麼已不重要,但是這張照片一直留在我腦海:陳瑞亞的富泰大臉在前,說場面話,擋難堪,馬京恩在後,露張小臉,什麼話也沒說。我常在想,這對夫婦倒底怎麼分工?至此我有了一些概念。 至此,我不再為租車事煩憂了,因為還有更慘的一批人在「墊底」,用這兩個字實在不忍,但這也是一種健康的心理療法。處於困境中的人經由幫助更差的人而忘記自身痛苦。5萬、10萬算什麼?70萬,100萬如何?還有,這些錢還是朋友集資而成,甚至借來的。騙專業車商也就罷了,騙打游擊的臨時車商也就罷了,何苦去說服一個原本生意就不順利的陌生人M,以高利貸借款28萬和馬合作,然後馬說聲「謝謝」,什麼事也不做了呢?馬京恩早成了穿西裝的汪洋大盜,呼喊聖名的魔鬼。 就是這位可憐的M,Continue reading “22 全球被害人”